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聊齋之神尊 > 第三十六章 五鬼童子(一)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聊齋之神尊最新章節。

    朱乾看著馬神婆,然后又看向王員外,勉強的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看在馬神婆的面子上,便二百兩吧!”

    “謝過林道長!”王員外拱手作揖。

    隨即馬神婆就給朱乾講了此次出手的任務便是去南山村找那個教書的朱乾小先生,最好是將玉佩、琉璃珠和人一起帶回來,若是不行一定要將人帶回來,最差也要將朱乾的魂魄帶回來。

    朱乾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滿口應承。

    眼見事情交代完畢,王員外道:“還請道長與神婆稍等,我已經安排了宴席。”

    “你準備一間房間吧!貧道有些乏了,需要休息!”朱乾道。

    “管家!帶著林道長去客房休息。”王員外對著旁邊一位管家吩咐道。

    “林道長請隨我來!”管家躬身延請。

    朱乾被管家帶進了后院的一間廂房。

    朱乾一進房間,關上房門,便將床上的帳子放下,然后施展早就準備好的隱身符隱去身形,再從窗戶出去,接著朝著后院行去。

    轉悠了一會兒便到了王員外的書房。

    卻是正好聽見王員外在書房與那馬神婆說話。

    “表姨,此事您真叫那林道長去做?”

    神婆道:“自然!那南山村新出了一個土地,但是我問過判官大人,城隍老爺那兒卻沒有南山村土地的相關記錄。

    原本只需要城隍老爺一聲令下,城隍廟中出動一批陰兵就可以去將那土地神拿下的,可是最近城隍老爺去陰間述職未歸,因此城隍廟中不能輕舉妄動。

    而這林道人是道士,不在我神道之內,因此,讓他去探探底是最好不過的了!”

    王員外道:“可是他開口就要二百兩啊!那玉佩也就值個三五百兩,除去這二百兩,就沒多少了啊!”

    “鼠目寸光!沒出息!此事乃是城隍廟的大事,你花點銀子算什么,只要這事兒過去了,表姨我給你向判官大人說道一番,給你增一兩年的陽壽,不就連本帶利的回來了?”

    “表姨說的是!表姨說的是!”

    “好了!老婆子要的人,你準備好了嗎?”

    “表姨!找好了!這次弄回來一個命格純陰的男孩兒!前幾天剛滿滿六歲!”

    “很好!等到婆子練成了五鬼神術,便能為你家轉運,招財進寶,今后生意興隆,日進斗金!”

    朱乾一聽這五鬼童子,臉色便陰沉了下來。

    這五鬼童子是《玄陰真經》之中的一門時分歹毒邪惡的法術。

    乃是挑選五個八字純陰的孩童,經過無盡的折磨,受盡虐待,養出無邊怨氣,然后再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死。

    隨后用秘法將他們的尸骨燒化煉成五個項圈,主人便通過五個項圈來控制五鬼。

    五鬼童子,速度奇快,可以隨意游于陰陽兩界,轉換于虛實之間,穿梭于空間之中。

    這五鬼童子一旦煉成,便有陰兵實力,相當于修道人的陰神境界。

    不僅如此,這五鬼童子還可以繼續祭煉,提升實力。

    據說最高可以將五鬼童子祭煉成鬼仙!然后五鬼童子聯手,可屠仙佛!

    不過這只是傳聞,《玄陰真經》之中,有記載的最高修為,便是相當于修道人神游境界的鬼帥,并且五鬼童子聯手,曾斬殺過一位元神高人。

    由此可見,五鬼童子聯手,的確有越級殺人的本領。

    不過,因為煉制手法極其殘忍,因此《玄陰真經》之中,記載簡直成功的并不多,更多的則是被五鬼童子反噬的例子。

    “這馬神婆!居然祭煉五鬼童子!”朱乾已經將這馬神婆,列入了必殺名單。

    便在此時,王員外又道:“表姨!我想添一個孫子!雖然說我們王家現在有了三個孫子,但是兩個生下來,一聾一啞,有一個健全的,卻又是個傻子,您想辦法幫我們王家弄一條根來!”

    “嗯!此事我回去之后便與判官大人說道說道,爭取給你王家弄一個進士老爺!”

    “嘿嘿!那表侄兒就先行謝過了!”

    “好了,帶我去看看那孩子!”

    “表姨這邊請!”

    朱乾聽了這話,心中冷笑,你這王員外,要是能生出一個正常的孫子,那就真是老天瞎了眼。

    接著朱乾便從窗戶縫隙,往里面看。

    只見那王員外轉動了書架上的一個花瓶,隨即旁邊就打開一道暗門,隨后兩人就走了進去。

    “密室!”朱乾暗暗自語,隨即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朱乾立刻便將神體從林雨道人的肉身退出,減少神力對林雨道人肉身的侵蝕。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門外就響起了管家的聲音:“林道長!宴席已經準備妥當,還請出來享用!”

    朱乾這才將神體再次遁入肉身道:“好!馬上來!”

    宴席之上,王員外推杯換盞,而朱乾卻是推說最近祭煉一門法術,要禁酒。

    因此便是以茶代酒,與王員外敷衍。

    這自然不是真要祭煉法術,而是怕飲酒之后,恐怕會對肉身造成障礙,不方便行事。

    這一頓宴席,用了近半個時辰才草草結束。

    剛一吃完,朱乾便以還有要事為由,先行走了。

    出了王宅,朱乾便回到客棧,將神體遁出林雨道人的肉身,確保晚上能有充足的時間搬錢。

    金烏西墜,玉兔東升。

    巫山縣城之中,除了那城西紅燈區還亮著幾排大紅燈籠以外,其余門戶都已經熄燈睡覺。

    “邦……邦邦……”

    “子時三更,平安無事……”

    街道上,更夫敲著棒子到處轉悠。

    朱乾身體進入林雨道人的肉身,將隱身符貼在身上,從客棧的窗戶出去,一路上快步疾走,到了王宅,便跳過院墻。

    王宅內,正有兩個家丁,打著燈籠在巡夜。

    朱乾跳進來的時候踩到了一節枯枝,發出“咔嚓……”的一聲。

    兩個家丁便走向聲音傳出的地方,然而朱乾早已經仗著隱身符走遠了。

    按照白日的記憶,拐過兩重月亮門,便來到了王員外的書房。

    只是這書房門窗都關的很嚴實,當下嘴角一勾,手指上出現一線淡淡的金光,然后這一道金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神紋,朱乾將這一道神紋按在墻上,然后那墻面便蕩起了如同水波一樣的波紋。

    朱乾一步跨出,朱乾便已經出現在書房內。

    “呵呵!這穿墻術就是好用!”

    隨即,走到暗門前,再次施為,朱乾便邁了進去。

    這是一段向下的樓梯,里面漆黑一片,不過這一點倒攔不到朱乾,將一絲神力運至雙眼,眼前的漆黑一片,便已經如同白晝。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聊齋之神尊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