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蘇廚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大媽護井團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蘇廚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三章大媽護井團

    其一,就是平日里馬匹可以由保甲戶自己使用,甚至出租,賺取收益。

    其二,陜西商州胄案開發了專門針對馬力所用的耬車,希望汴京胄案加快生產進度。

    其三,要求每戶養馬戶,從朝廷所給薪料錢中,扣下一小部分,存到皇宋銀行專戶,以后每年皆是如此,作為保險資金。

    如果有養馬戶的馬意外死了,就從這保險資金里邊申領賠付。

    當然馬的價值會逐年遞減,十年后減為零。如果這時候養馬戶想要換馬,可以從之前繳納的保險金里提取一部分作為買新馬的補貼。

    其四,家財萬貫帶毛不算,現在是要促進流通,刺激生產,而馬匹是重要的流通工具,耕作力量,作為獎勵措施,也不用作為提高戶等和多納田賦的憑據,賦稅主要還是看家庭糧食產量來厘定。

    其五,官府發放馬匹之前,每年檢查馬匹肥瘦的時候,必須帶上獸醫和老牧人,輔導百姓養馬護馬,十六縣設獸醫站,不能發下去就不管。

    趙頊覺得蘇油補充這幾條很有道理,表示同意。

    蘇油緊跟著上奏,如今胄案河渠司有了新型淘泥船,利用螺旋淘泥機疏浚河底。

    當時臣已經跟河渠司有過交涉,臣提供淘泥船圖紙,疏浚河道的功勞歸河渠司,但是那些泥得算我開封府的。

    如今各處水渠已經開始恢復,靠近水渠的那部分鹵地經過沖刷,鹽堿度已經下降,這些淘得的河泥再釋放到沖洗過的土壤里,第一批鹵地改造的良田就到手了。

    這一部分土地,臣準備用作給役夫們的工錢。

    役夫們所得的工錢太低了,與汴京碼頭的市場價不符,所以無人愿意參與朝廷的工程建設。

    開封府決定,凡是承擔一年的勞役后,開封府送他四畝這樣的淤沖田作為補償!

    當年仁宗皇帝治理黃河,一夫八緡。

    四畝良田,年收入能到糧食一千多斤,價值八到十貫,這就足夠幫助無地的力夫們脫貧了。

    力夫們基本都有下戶構成,開封府的五萬頃鹵地改水澆工程完畢后,不但足夠解決兼并帶來的無地問題,甚至還能幫助廂軍轉業為農!

    趙頊對蘇油看問題的高度大加夸獎,這才是開拓利源,解決兼并的好法子……呃,對了,那些河泥怎么能拉得到地里去?

    然后蘇油就笑了,說所以臣準備租用保甲戶那三千匹馬……

    轉了一圈又轉回來。

    這就是金融論的小小展示,一圈下來,朝廷,力夫,保甲,盡皆得利。

    保馬法,開渠,淤地,順利開展。

    其結果就是,王安石覺得保馬法在開封的推行,一下子變得順暢了好多。

    好像老百姓一夜之間突然變了性子,對新法發自內心的擁護一般。

    蘇油讓張麒將一套《開封府諸縣按察聞錄》交給了文彥博,然后又將一套《開封府諸法問題改良芻議》也交給了他:“相公,這兩套材料,還請指正,新法只要將其立法之根,從擠奶變成播種,其實還是大有可觀的。”

    文彥博苦笑道:“你當老夫還有回朝之日?能成你的奧援?”

    蘇油抓住扁罐的小手,讓扁罐對文彥博拱手作揖,說道:“扁罐說,文爺爺無論在朝在野,能讓百姓得寬一分,也是一分好的。文爺爺,拜托拜托啦……”

    文彥博不禁莞爾,伸手摸扁罐的臉蛋:“攤著你這個混賬爹,文爺爺想安心養個老都不行!”

    ……

    同樣的一套東西,蘇油也寄給了遠在陜西的司馬光,富弼,還有嵩陽書院的張載。

    這里邊包含著蘇油對治政的思考,對新法的檢討,里邊很多理學治政理念,需要他們來加工和提取。

    司馬光作為保守黨領袖,將來可能會重新得勢上臺,歷史上這娃可是著名的“司馬牛”,盡廢新法,讓大宋的政治局面,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其中產生的最大問題,不是治政上的得失,而是從根本上改變了大宋的政治生態。

    從此后,新舊兩黨你死我活,皇室樂見其成甚至暗中慫恿挑撥,導致整個大宋政壇開始變得病態。

    當然鬧到最后,趙宋皇室也買了一次爽單。

    蘇油不爭,他只講理。

    好在現在大宋不是歐洲中世紀那種講不過你就把你燒死,也不是后世朝代講不過你就拖出宮門杖斃的恐怖時代。

    以事實為基礎,以理工邏輯為方法,講到大佬們都無法反駁,這就是蘇油如今的立身之道。

    而他的身邊,也多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道,多了對他贊許的同盟。

    而在汴京百姓的心里,小蘇太保就是青天老爺,當年閻王老包當府尹,勛戚們不敢囂張,可小老百姓的日子也沒見得好過。

    在士林嘴里,小蘇探花當得起明潤二字,溫文蘊藉。

    忤之不能使怒,折之不能使辱,干而不可欺,親卻不可犯。

    即便是王安石這等執拗之輩,呂惠卿這種蔑義小人,他都有相處之道。

    這就厲害了……

    而反面典型,就是曾經同樣以文名顯揚大宋的李清臣。

    當初,韓絳宣撫陜西的時候,李清臣從辟,韓絳被貶后,李清臣為圖自全,對韓絳頗多詆毀。

    趙頊前段時間,對市易務實在不放心,任命三班借職張吉甫為市易務上界勾當公事。

    張吉甫推辭,說自己現在是李璋的手下,李璋方在降謫,一旦舍去,義所不安。

    于是趙頊感慨:“吉甫雖是區區一小內官,陳義甚高,賢于李清臣遠矣。”

    ……

    開封府衙前,十張大事工程進度表張貼在那里。

    最讓百姓開心的莫過于水井了,蘇油將水井移到了街邊,還在周圍擺了一圈石凳,旁邊放了個鐵箱,鐵箱上寫著八個大字——“打水一文,自覺投幣。”

    這里還是街坊們的活動區,水井上修著亭子,大娘大媽們喜歡在這里拿著針頭線腦縫補衣裳,話家常里短。

    有她們在一邊盯著,熊孩子們就不敢將機井當做玩具,浪費水源。

    同樣的,要是打水的人家連一文錢都想省,必然當天就會傳遍街坊。

    為了一文錢丟了名聲,那是真真劃不來。

    所以開封府根本不用擔心水井被破壞的問題,大媽們的威力,勝過開封府衙役十倍有余。

    水井邊還有水槽,可以洗菜,騾馬進城,也可以塞上塞子,打水飲馬。

    還有盥洗臺,臺子是水泥的,上邊還做出搓衣板那樣的凹痕,可以直接在這里搓衣服。

    相比之前的水井,小蘇太保實在是太能為小老百姓考慮了。

    里正說了,這盒子里邊收起來的錢,就是水井的維修基金,每天晚上開封府都會派人收起來,存到什么公共維護帳戶里邊。

    開封如今上百口水井,光水錢一個月下來就能收不老少,但是老百姓們都覺得便宜方便沒毛病。

    一文錢都舍不得,有能耐你去汴河里挑啊!

    大媽們把水井看得賊緊,最煩的就是郊縣來的騾馬,在我們汴京人洗菜的槽子里飲馬,忍不了!

    于是大家湊錢在水井區邊上添了瓷碗,木桶,木桶飲馬,瓷碗飲鄉巴佬!

    鄉巴佬喝碗水當然不用給錢,馬可就不行!

    優越感鏈條自古就存在,汴京城里的覺得比開封縣優越,開封縣的覺得比祥符縣優越,祥符縣的覺得比其它縣優越……

    不過看在蘇探花的面子上,汴京人給蜀中人抬了抬地格,現在他們的排名,在杭揚兩浙和福建之上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蘇廚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