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人魔之路 > 第283章 身不由己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人魔之路最新章節。

    北河抬頭向著此人看去,就發現擋在他前方的那位,正是不公山的方天古。

    他身形下意識的一頓,站在了此人十丈之外,懸浮在半空。

    對于此人為何會擋在他的面前,北河心中是有所猜測的。之前他在交易會上,以邪皇石購下了掌心雷此術,而雷系術法,對于本身就是雷靈根的此人而言,吸引力不言而喻。因此對方攔住他,應該是想打掌心雷的主意。

    就在他如此想到時,就聽前方的方天古開口道:“這位道友,不知可否將身上的掌心雷此術,拓印一份給方某呢,道友有什么條件盡可提就是了,只要是不過分的,方某都可答應。”

    面具下北河的眉宇間隱隱浮現了一個川字,此人有著結丹期的修為,要是拒絕的話,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但隨即還是聽他道:“方道友這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咦,你認識我?”方天古有些驚訝。

    “呵呵,不公山身具雷靈根的方天古,恐怕西島修域上誰都不會不認識吧。”北河打了個哈哈。

    “既然道友認識方某,不知能否給方某一個面子呢,只是將此術給拓印一份,對于道友來說應該沒有任何損失吧。”又聽方天古道。并且這一次,此人言語中已經有一些威逼之意了。

    北河神色一沉,看來對方是不達目的不肯罷休了。

    不過他并未擔心自己的安危,因為只要亮出他不公山執事長老的身份,對方即便為難他,也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

    將掌心雷此術拓印一份,于他而言看似沒有什么損失,但是術法神通,尤其是高階術法神通,不管是誰都不會輕易外傳的,這么做不但會泄露此術,讓他人有所堤防跟準備,而且爛大街的術法神通,是難以對修士造成威脅的。

    就在北河思量著要如何應對此人時,他抬頭看向了方天古的身后,只見一道人影向著此地飛快掠來。

    方天古也有所察覺,轉身向著身后看去。

    在兩人的注視下,一個身著黑色長裙,臉上帶著半張面具的女子,出現在了二人的前方。

    看到張九娘后,北河微微松了口氣。而方天古則露出了些許詫異之色。

    這時就聽張九娘道:“方師弟看來對那掌心雷念念不忘呀。”

    說完后,此女摘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真容。

    方天古應該能猜到她的身份,因此她也沒有必要偽裝下去。

    果不其然,在看到露出真容的張九娘后,方天古微微一笑,“原來是張師姐。”

    說話時,他臉上沒有任何驚訝的樣子。

    “此人乃是我的一位舊識,還望師弟給個面子吧。”張九娘道。

    “既然是張師姐的舊識,方某自然是要給面子的。”方天古點頭。

    “那就多謝了。”張九娘道。

    “謝倒是不用,”方天古臉上的笑容依舊,而后此人話鋒一轉,“最近海域上事務頗多,方某就不久留了,后會有期。”

    “方師弟有事要忙請便就是。”

    這時就見方天古對著此女拱了拱手,而后大有深意的看了北河一眼,這才體內法力鼓動,“刺啦”一聲,化作了一道蜿蜒扭曲的銀光,向著某個方向疾馳而去,只是寥寥數個呼吸,此人就消失在了北河的二人的眼前。

    看到此人化身的銀光,速度竟然如此恐怖,北河心中極為震動。

    這方天古之前施展的,應該是某種雷系遁術。在他看來,恐怕都堪比一些尋常的元嬰期修士了。

    此刻就連張九娘,看著遠去的方天古,美眸中也露出了一抹正色。

    這方天古雖然修為不如她,但是在遁術方面,即便是她也有所不如。而且據聞在雷雨天氣中,此人還可以借助雷電之力遁行,速度將會更快。

    片刻后她才收回了目光,看向北河道:“走吧。”

    聞言北河點了點頭,看樣子交易會應該是結束了,于是二人向著不公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兩人的速度并不快,這時張九娘看向了北河,道:“之前那人可有追上?”

    北河神色一動,隨即點了點頭,“此人應該是一位結丹期修士,而且還是一位散修,我只表示對他手中的那株三血芝感興趣,不敢過多打探他為何想要一柄古武法器。”

    “原來如此。”張九娘頷首道。

    北河不經意掃了此女一眼,看樣子他的話對方應該沒有懷疑。想來也是,常人恐怕永遠也想不到,呂平生會是一個古武修士。

    現在他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利用呂平生,將來在踏入武王宮后,為他謀取最大的利益了。

    不過率先擺在北河面前的一個難題,就是一張魔淵通行令,只能容納一個人通行。而他手中只有一張此物,想帶呂平生踏入其中的話,還需要另外一張。

    思量間北河再次搖了搖頭,這個難題他還有三十年的時間想辦法解決。

    于是北河看向了身側的張九娘,“對了張長老,海域上雙方的交戰是否到關鍵時刻了?”

    “關鍵時刻倒是談不上,但卻是越演越烈。”張九娘道。

    話音落下后,又聽此女開口,“你是不是已經收到了宗門的急招了?”

    “不錯。”北河點頭。

    “哎……”張九娘一聲嘆息,“這一次就連妾身還有另外五位結丹期長老,也受到宗主的命令,將啟程前往海域,宗門內大半的化元期修士,也全都在此行當中。”

    聞言北河露出了些許沉吟之色,對于雙方的交戰他可不想參與進去。

    張九娘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只聽此女道:“你是不是在想著臨陣逃脫,置身這戰事之外。”

    北河尷尬的笑了笑,他的確是這么想的。

    張九娘嘴角翹起了一絲動人的笑靨,只聽此女道:“這么做倒并非不可,但最好還是留在不公山的體制中,并聽從安排好一些。臨陣逃走的人每一次都有不少,但是在大戰結束之后,這些人就會登上各大宗門的通緝榜了,將來很難在西島修域立足。”

    北河神色一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將來他想要找到岳家購買通脈丹的靈藥,就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且登上了通緝榜的人,還會被各大宗門緝拿。

    “放心吧,此戰妾身會照拂你一二的,不用太過擔心,妾身還指望你將武王宮最后一層給打開呢。”又聽張九娘開口。

    聞言北河點了點頭,心中倒是放下了不少。

    “什么時候啟程?”只聽他問道。

    “這一次整個西島修域上的各大宗門勢力,都有派人前往海域,一共分為三個批次,你隨我在最后一個批次,十日后出發吧。”

    “十日后嗎。”北河喃喃,這幾乎沒有給他什么準備的時間。

    按照他的打算,是等元煞無極身的七次洗精伐髓全部完畢,將此功修煉到第一重的時候再啟程。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不可能了。

    還剩下的四次洗精伐髓,按照他的推算應該要半年時間才能全部完成。而半年后,他應該都在海域上了。北河心中一聲嘆息,只希望在經歷余下的四次洗精伐髓的過程中,不會出現什么岔子。

    另外,如果他在海域上參與了西島修域跟隴東修域之間的戰事,那么他每一年打通一條靈根的速度,或許就會受到影響,除非是岳青靈能夠將靈藥給他送到海域上去。至于能不能的話,他倒是要問問對方,岳家既然是做生意,應該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畢竟他的每一次成交額,都是一百多顆高階靈石,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一念及此,北河有些無語。這隴東修域什么時候開戰不好,偏偏在這種時刻。

    沉吟間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張九娘道:“對了張長老,之前交易會上的黑冥神鋼是什么,竟然讓元嬰期修士都出手了。”

    “那是一種極品的煉器材料。”張九娘道,語罷她又接著道:“這東西有一種特性,很容易破開法力凝聚的防御,因此往往以黑冥神鋼煉制而成的法器,對于煉體士來說,具有很大的威脅。”

    “哦?”

    當聽到以黑冥神鋼煉制的法器,對煉體士具有很大的威脅,北河眼中精光一閃。要是他的那根三尺鐵棍,的確是黑冥神鋼的話,那他就要好好將此物給利用起來了。正好他缺一柄本命法器,說不定可以用那三尺鐵棍煉制一件出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人魔之路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