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真龍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真龍最新章節。

    此時孔維泗也稍微緩和了一下語氣,低聲說:“秦堯你先回去吧,我會給你一個答復。而且,我也想結束這場沒有意義的爭斗。至于說你想知道的那個信息——也就是關于魔城的,我回頭會仔細問問教尊大人。”

    孔維泗看了看瘋瘋癲癲的教尊,搖頭說:“畢竟是我圣教之主,我們不會容許別人去審問他。但我會盡量問詢,希望能問出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我們自己的領袖,我們自己可以詢問,但不容許別人侮辱作踐。

    秦堯也理解孔維泗現在的心情,而且知道假如孔維泗能夠詢問出魔城的開啟方式的話也應該是最佳結果。至于秦堯自己詢問教尊……看了看教尊那瘋瘋癲癲的模樣,秦堯覺得希望不大。

    而且就在這個時候,林教授也走過來低聲耳語了幾句。意思是她悄悄施展了一個精神類咒法,感覺教尊確實是瘋了,因為針對正常人的那種咒法,對教尊已經沒什么作用。

    而林教授現在可以說是精神類咒法最強者,判斷應該不會錯。

    只能說教尊堂堂遺族世界第一人啊,竟然會落得這樣一個結局,感覺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事到如今,秦堯也不便再繼續打下去。況且從孔維泗的態度中來看,似乎他更希望致力于圣教和獵人公司的和解,假如這樣當然是最好。

    而后秦堯又回酒店大廳之中看了看孔宰予,發現這家伙已經處于昏睡狀態。兩個圣教的工作人員守在他的身邊,看上去應該是醫者之流。

    “孔先生,假如宰予他處在被奪舍狀態之中的話,其實我的圖騰或許能夠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林教授說。

    秦堯點了點頭,他當初不就險些被魔龍皇給奪舍嗎?那時候就是林教授每天幫忙繪制圖騰來輔助。當時的林教授繪制的圖騰還有用處,現在自然更可以產生重大作用。

    孔維泗似乎有點猶豫。

    難道,他并不是真的相信秦堯等人?不敢將自己兒子的性命,交給秦堯他們來處理?畢竟一個血宗級的圖騰圣師想要玩兒死一個年輕遺族,基本上就是提筆一點的問題。

    但一個圖騰圣師主動幫你的忙,你還想什么呢?

    但或許還是相信了友情和人性,孔維泗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那么,就有勞林教授了。”

    “本就是朋友,按說我還是宰予在學校里的老師,理所應當。”林教授取出了圖騰筆,秦堯將孔宰予的心口部位露出來。

    繪制當然非常簡單,對于現在的林教授來說沒任何難度,但是產生的效果卻比當初給秦堯繪制的時候更好,畢竟林教授的實力提升太多了。

    當然孔維泗也是見多識廣的高手,一眼看出林教授那手段果然名不虛傳。

    而后孔維泗單手搭在了孔宰予的脈搏,又將手掌貼在了孔宰予的腦門上,沉靜地點了點頭:“魂魄果然穩定了很多,也強壯了很多,多謝林教授。”

    林教授勉強勾起嘴角笑了笑,意思是大家都不要再說了,再說見外。

    此時秦堯來到了酒店大廳的角落里,找到了倚著墻還在繼續喝的朱云從。

    秦堯也挺自責,雖然大家的事情都是圣教方面先做的:“對不起了老朱,沒少給你的婚禮添了亂。”

    朱云從無力地抬起醉醺醺的眼皮,瞥了他一眼之后,踉踉蹌蹌的起身。沒有理會他,轉身向后面那間婚房走去。這間婚房也是這酒店的最高級套房,今天被裝扮成了他的洞房。

    秦堯試圖去扶他,但卻被朱云從一甩膀子給甩開了,看得出朱云從神煩。不過他也喝得有點多,并未拒絕秦堯從后面陪同。

    林教授也不便跟著,只有白加黑變小之后跟上來撲到了秦堯的懷里。現在教尊都瘋了,也沒必要避嫌了。

    走到后面那間婚房旁邊,秦堯眼皮子微微一跳,發現一道紅色的身影一閃而逝,從那間洞房跑到了圣教總部的方向。

    很熟悉的身影,正是此前誘使秦堯去圣教總部的那個。

    玄鸞?新娘子?

    懷里的白加黑也馬上用意念說:“老大,就是她!”

    當初沒有聞到氣味,是因為教尊以大威能將之屏蔽。現在不一樣了,白加黑的小鼻子聞得準準的。

    秦堯頓時好奇了——玄鸞究竟怎么了?按說應該聽到了外面打打殺殺的聲音——雖然總體時間其實持續不是很長,但也應該出來看看吧?現在倒好,朱云從都回來了,她自己卻一閃身去圣教總部那邊了?

    可就在秦堯懷疑的時候,洞房的那扇古式木門緩緩打開,一身紅色婚禮服的高個兒女子出現在門口。氣質清麗脫俗,只是容貌顯得有點大,大約像是三十五六歲的樣子。當然,這比大家想象之中年輕一些。因為當初從天魔殿里損失二十年壽元出來,本該顯得是四十五歲以上的容貌才對。

    當然,也或許是因為新婚當日化妝比較仔細。

    新娘子,玄鸞!

    秦堯一瞬間有點愣住了。

    玄鸞既然在這里,那剛才溜走的那位大紅衣服的是誰呢?搞錯了?

    這時候白加黑也有點錯愕,隨后說:“老大,味道不對。現在新娘子身上有脂粉味,原來那個沒有。”

    這倒也是。

    而且秦堯仔細想想,再對比眼前這個玄鸞,發現當初在監控鏡頭上看到的那個女人似乎更上年紀一點。現在看來,監控鏡頭上的女人更像是剛才離去的紅衣女人,而不是玄鸞。

    但是,玄鸞又肯定逃不脫關系。要不然剛才明明經歷那么激烈的戰斗,教尊和王大先生都拼死一搏了,紅衣女人竟然來到了玄鸞的洞房這邊,而且玄鸞也沒到前面看看老公一眼,這不很吊詭嗎。

    此時玄鸞急匆匆走到跟前扶住了朱云從,但朱云從卻醉醺醺地仿佛什么都不想說、什么也不想問。玄鸞有點遲疑地看了看秦堯,沒說話,只是輕輕抱怨一聲喝得怎么這么多,就把朱云從扶回洞房里面的床上。

    秦堯站在這里有點小小的尷尬,畢竟跟著進人家的洞房顯然不太合適,更何況男主人還喝醉了。但就在這時候,玄鸞或許看到朱云從雖醉但是身體無恙(真裔高手哪能被兩瓶酒給傷了),于是又走了出來。

    和秦堯面對面,大家也算老朋友了。一起進入天魔殿,在里面歷經了不少的磨難。雖然出來之后沒再見面,但朋友關系還在。

    “聽孔維泗大人那聲命令,似乎……教尊大人和王大先生都不行了?”

    能以這么平靜的語氣說出這種驚天之變,秦堯也挺佩服她的淡定。“是的,但我也不是來說這些的。今天打攪了你們的婚禮,有我的責任,向你賠個不是。”

    玄鸞冷笑:“哪是一兩個人的責任呢?從婚禮確定在這里舉辦的那一刻,這場婚禮就注定成了臺風的風眼。多少人都盯著它,都想利用它做點事兒,完成各自不同的目的。”

    秦堯語塞,心道這大妞兒還真明白事理。

    玄鸞有點傷感地說:“甚至我們倆連放棄舉辦的權力都沒有,這就是一場注定必須舉報的婚禮,也可以說就是一場鴻門宴。所以開始之前云從勸你不要來,但你非要來,那一刻他也就知道,你本身不僅僅是獵物,同時也是獵人,所以他也就不勸了。”

    這時候,秦堯連道歉都不好意思說出口了。

    “當然你也不用自責。”玄鸞說,“鴻門宴是圣教擺的,而你只是憑實力反殺而火中取栗罷了。甚至一開始就是為了釣你上鉤,只不過你胃口大,將魚餌吃了不算,還把釣魚的給拉下了水。”

    好吧,你看得很明白。

    玄鸞:“當然我也是剛剛才把事情全弄明白,此前也只是知道個大概。而且當我知道你因為跟蹤而到圣教總部大戰一場的時候,才清楚這個圈套是別人給你畫的。所以,你在今天這件事的責任也不大。”

    秦堯點了點頭:“這么說,你知道我在跟蹤誰了。”

    玄鸞:“憑你的實力,難道看不到剛才從這里走出去的那道身影?”

    真是爽快,快人快語。

    “到底是誰?”

    玄鸞沉默了兩秒鐘,最終卻答非所問:“秦堯,教尊瘋了、王大先生隕落了,孟德宣和顏晴跌倒了,朱賑豪和曾德容死了,這圣教都已經大變天了。說它沒倒下吧,但其實和改朝換代也差不多,大勢都已經這樣,有些小事還有必要繼續刨根問底嗎?”

    圣教都這樣了,教尊都死了,你還調查什么載魂雀、鎖魂鈴?

    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秦堯想了想,點了點頭:“好的。那我先告辭了,請照顧好云從兄,改日再單請你們夫婦,當面賠罪。”

    玄鸞點頭示意算是送客。

    直至秦堯走到了門口,猶豫了這么幾秒鐘的玄鸞才似乎想明白了,又或者擔心秦堯嘴上答應、而私下繼續調查,于是嘆口氣說:“秦堯,其實我母親也在圣教工作的。”

    說完玄鸞轉身回到了洞房里,輕輕關上了房門。

    秦堯怔了怔,想了想剛才那紅衣身影,以及和玄鸞很相似、卻又好似更老一些的體態,頓默了一秒鐘后走了出去。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真龍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