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總裁前妻:井少別想逃最新章節。

    一場婚禮,他拖了四年。

    這四年來,俞潼已經不知道跟他吵過多少次架了。

    她購置的婚紗,也沒有機會穿上。

    這一次,他是真的醒悟了。

    他不想娶一個自己根本就不愛的女人。

    “哦,這跟我有什么關系?”言諾諾淡淡地問道。

    從離開的那天起,她就已經決定,不會再對他動情了。

    雖然有的時候會想起他,但大多時候,她已經能夠很好地把他埋葬在心底了。

    “諾諾,我們重新開始吧。”井傅宸輕撫她的發絲,語氣里滿是疼愛,“不要騙我了,可以嗎?”

    “如果我說,我沒有騙你呢?”

    “不會的,我知道你的。”

    “井少爺,人是會變的。”言諾諾推開他,坐了起來,“如果你真的愛我,就不要強迫我。”

    “我不強迫你。”他連忙說道,“我會把事情查清楚的。”

    “不必麻煩了,就算真相大白又怎樣?我們早就已經回不去了。”

    “諾諾……”

    “孩子還在外面等我,我先出去了。”言諾諾打開門,再將門關上。

    她全都看見了。

    那次她親手做的丑陋的擺件,那個被林婉曦摔碎的擺件,被他擺在了柜子上。

    墻上全都是她的照片,用木夾夾了起來,上面還串著一條小燈。

    還有那些她曾經畫過的畫,全都被他收集起來,放進了柜子里。

    畫得比較出色的,還被他裱框了起來,掛在了墻上。

    還有很多很多細節,她都發現了。

    也許,這足以證明,他有多愛她。

    只是,她接受不了他的愛了。

    她有太多不能辜負的人。

    更何況,是他先負了她的。

    “媽咪,你沒事吧?”井諾揚立即問道。

    “沒事,走吧。”言諾諾牽起了他們的小手。

    “媽咪,玩具……”井諾安有些害怕地指了指地上的玩具。

    他想把玩具拿回去。

    “這些都是叔叔的,你不能拿。”言諾諾說道。

    “是叔叔買給我的……”他低下頭,有些委屈。

    “讓他拿走吧。”井傅宸把玩具和零食都裝好,放進了井諾安的手里,“聽媽咪的話,不準吃那么多零食。”

    “謝謝叔叔。”

    這聲叔叔,同時戳痛了兩個人的心。

    言諾諾本來想回絕的,但還是心軟了。

    孩子的親生父親就在眼前,卻不能喊出那聲爸比。

    對于她,對于他而言,都是很扎心的。

    然而,井諾揚也繼承了父親的暴脾氣和獨寵一人的性格,直接就將弟弟手里的東西奪走,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不準拿!”他沖弟弟吼了一句,又用極度仇恨的眼神看著井傅宸。

    即便他知道這個男人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但他還是恨。

    他也不過是個小孩子,多方面還不成熟,所以頭腦一熱,就做出了這般舉動。

    也能看出來,他是有多不待見眼前的男人。

    井諾安被哥哥嚇了一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場面一度變得無比尷尬。

    言諾諾只能蹲下身去,安慰著弟弟。

    她也不明白哥哥為什么突然生這么大的氣。

    “過來。”井傅宸表情陰郁,直視著兒子的眼睛。

    井諾揚也不怕他,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對他的仇恨和不滿一點都不掩飾。

    被兒子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的心里當然是很不好受的。

    他也從這小子的眼睛里,看出了他對自己的憤恨。

    井傅宸將他帶進了房間里。

    井諾揚一直掙扎著,不停地踢著他的腿,還大聲地咒罵他,已經沒有了平日里的穩重。

    說到底,他也只是個三歲的孩子罷了。

    很多情緒,他還不懂得怎么隱藏。

    換做別人敢這樣踢自己,井傅宸早就一腳踹回去了。

    但他拉著的,是自己的兒子。

    他將井諾揚抱到腿上,仔細地查看著他膝蓋上的淤青。

    一定是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磕到哪了。

    “疼么?”他輕輕地問。

    “不用你管。”井諾揚倔強地用小手擋住了淤青。

    這副小模樣,簡直與他是一模一樣。

    井傅宸看著這張與自己神似的小臉,心底被一種溫柔的感覺填滿了。

    “你都知道了?”他直截了當地問道。

    “你的那點破事,人盡皆知。”

    “喲,還會用成語。”他沒有生氣,反倒是覺得很有意思,“那你是怎么想的?”

    井諾揚別過頭,冷冷地說:“我只要媽咪開心。”

    “那你覺得,怎樣才能讓你媽咪開心?”

    “蘇叔叔在的時候,媽咪就會開心了。”

    說實話,聽到這種話從兒子的嘴里說出來的時候,井傅宸的心還是被小小地扎了一下。

    果然是親生的,真會坑爹。

    言下之意,不就是讓他有點自知之明嗎?

    這小子果然是繼承了他的智商。

    “你是哥哥還是弟弟?”他忽然問道。

    “哥哥。”

    “果然有哥哥的樣子。”井傅宸滿意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替爸比照顧好媽咪和弟弟。”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井諾揚從他腿上跳了下來,冷冷地說,“你不配做我爸比!”

    說完,他推開門,快速地跑了出去。

    井諾安還在哭。

    最后,當一切都安靜下來的時候,井傅宸才回過神來。

    剛剛兒子那句話,把他戳到了。

    是啊,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他們的爸比。

    從諾諾懷孕到孩子三歲了,他從來都沒有扮演過一個父親的角色。

    他甚至沒有在她懷孕的時候給予她關懷。

    但若是她選擇告訴他,他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的。

    他錯過了那些美好的時光。

    錯過了陪孩子一起成長的時光。

    而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照顧她和孩子的,是別的男人。

    他確實沒有資格做一個父親。

    但孩子只有三歲,他要融入他們,還是來得及的。

    他不想一錯再錯下去了。

    她懷了他的孩子,還生下來了,這明擺著就是天意啊。

    井傅宸走到外面,看見散落了一地的玩具和零食,心里空落落的。

    這是他的心啊。

    他們都沒有帶走。

    這時,天空又一道閃電劃過。

    緊接著,又是一記悶雷聲響起。

    要下大暴雨了。

    他們回去會不會不安全?

    井傅宸沒來得及想那么多,拿起鑰匙,立即出了門。

    他想要彌補,想要做很多的事情。

    他不想再逃避了。

    從對她一見鐘情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注定逃不出這個圈圈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總裁前妻:井少別想逃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