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林羽江顏最新章節。

    張奕堂看到林羽這種恐怖至極的眼神,身子陡然間打了個哆嗦,一股無盡的恐懼感瞬間將他淹沒,腳下一軟,差點一個趔趄摔在地上,感覺不只是自己的心臟在發顫,連同五臟六腑都在顫抖。

    這還是他自認識林羽以來第一次如此懼怕林羽呢!

    “讓他自己跟你說吧!”

    百人屠沉聲說了一句,接著沖春生使了個眼色,春生連忙將張奕堂嘴里的布條拽了下來。

    “何大哥!我錯了,我錯了啊!”

    布條拽下來的剎那,張奕堂頓時放聲大哭了起來,“噗通”一聲跪到了林羽的跟前,身子宛如篩糠般抖個不停。

    雖然他知道這么做給張家丟盡了臉,但是在生死面前,他哪兒還顧的上張家的尊嚴和臉面!

    以前他仗著張家家大業大敢跟林羽叫囂作對,但是現在自己落入了林羽的手中,小命都隨時可能被林羽給掐死,所以他自然驚恐萬分。

    在這種荒郊野嶺的地方,林羽要真想殺他,絕對沒人能救的了他,而且隨便把他的尸體一埋,還不知道得多久才能被人找到。

    “說,你做了什么?!”

    林羽沉著臉望著張奕堂,聲音中不帶絲毫感情。

    “我……我……”

    張奕堂吞咽了幾口唾沫,有些怯于開口。

    “你不說的話,那就算了!”

    林羽淡淡的說道,“我讓別人說,你可別后悔!”

    “我……我……”

    張奕堂支支吾吾的還是說不出口,他總不能直接告訴林羽他要把葉清眉送到自己大哥的床上去吧?!

    “這是你自己沒把握住機會!”

    林羽面一沉,沖百人屠問道,“牛大哥,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抓了清眉,想殺人滅口!”

    百人屠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靠!

    張奕堂聽到這話身子猛地打了個擺子,差點一頭栽在地上,心里叫苦不迭,他什么時候要殺葉清眉滅口了?!

    要是滅口的話,那他豈不是早就可以動手了,何必費勁的往市里走!

    “何大哥,沒……沒有的事兒啊……”

    張奕堂無比慌張的沖林羽連連擺手,急忙解釋道,“我……”

    “砰!”

    他話為說完,林羽已經一個腳步沖到了他跟前,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

    張奕堂急促的慘叫一聲,整個身子就宛如被車撞了一般,迅速的飛了出去,接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雖然林羽所用的力道并不算大,但是張奕堂仍舊感覺自己自胸腔到五臟六腑都被震的生疼,甚至連清冷的空氣呼吸起來都嗆的氣管有種刀割般的感覺。

    “你竟然要殺我的家人?!”

    林羽瞇了瞇眼,聲音陰冷無比,緩步朝著張奕堂走來。

    張奕堂面色慘白一片,臉上浮現出一絲莫大的驚恐,顫聲道,“何……何大哥,我沒……嗚……”

    未等他說完,林羽再次狠狠的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張奕堂的身子再次被巨大的力道沖擊的在雪地上滾了幾滾,他喉頭發出嘶嘶的聲音,雙手緊緊抱著肚子,身子弓成了蝦狀,感覺肚子上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扎了一刀。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我別人動我家里人,還要滅口?簡直是不知死活!”

    林羽冷哼一聲,再次朝著他走了過來。

    “大哥,我……我發誓沒……沒……嗚……”

    他話未說完,林羽緊接著又是一腳。

    張奕堂再次滾了出去,身子顫抖個不停,涕淚橫流,此時他已經看明白了,林羽壓根就不聽他的解釋!分明就是想趁機揍他!

    他猜的沒錯,其實林羽也不相信百人屠的話,畢竟要是張奕堂想滅口的話,葉清眉絕對不可能活著回來,而且殺了葉清眉對張家而言也毫無意義,倒不如留著葉清眉要挾自己。

    所以他此時這幾腳,就是為了故意教訓教訓張奕堂,出一口惡氣,順便給他張長記性。

    要不是因為張奕堂身份特殊,林羽擔心張家跟自己拼個魚死網破,他真想要了這個張奕堂的小命兒,畢竟動他的親人,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行為!

    “怎么樣,你現在知道錯了嗎?!”

    林羽俯身蹲到張奕堂的跟前,瞇著眼沖張奕堂緩緩的問道。

    張奕堂驚恐的縮了縮身子,強忍著身體的劇痛,用盡力氣顫聲說道,“知……知道了……”

    “那我問你,這次綁架事件,是你哥,你爸,還是他們兩人跟你一起籌劃的?!”

    林羽瞇著眼說道,既然得知葉清眉是被張奕堂綁架的,那么林羽自然能夠猜到,魔鬼的影子的出現,也是張家事先謀劃好的。

    “是……是……”

    張奕堂張了張嘴,一時間有些語塞,顯然不知道該怎么說。

    “我剛才給過你說實話的機會,你沒有說,我希望這次你能把握住!”

    林羽淡淡的說道,其實他剛才不分青紅皂白的那一頓狠揍,也有利于他從張奕堂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張奕堂聞言身子嚇得打了哆嗦,顯然被林羽揍怕了,繼續顫聲說道,“是我和……和我哥籌劃的……”

    這件事情他父親確實不知情,不過他父親知道他們兄弟三個在對付林羽。

    “那這魔鬼的影子,也是你和你哥請來的吧?”

    林羽繼續問道。

    “是……是……”

    張奕堂再次老實回答道。

    “你們給他打過一次錢了,又給他打了一次錢,為什么?難道你們不知道他小年后在西山公園被打死了嗎?”

    林羽瞇著眼說道,并沒有直接問魔鬼的影子復活的事情。

    “他……他真的復活了……”

    張奕堂強忍著痛苦低聲說道,接著大致的將他在車上跟葉清眉說過的話跟林羽也復述了一遍。

    林羽在聽到魔鬼的影子自稱七天后復活了過來,頓時面色大變,看張奕堂的神情并不像說謊,也就是說,張家確實也認為魔鬼的影子能夠復活!

    那也就是說,張家也不知道這其中的玄機。

    林羽內心不由有些失落,正準備繼續發問,只見一旁的圍欄缺口處一輛越野車迅速的朝著這邊開了過來。

    百人屠和春生見狀頓時警惕了起來,下意識的站到了林羽的跟前。

    “是我!”

    這時車子一停,隨后步承的聲音傳來,接著步承就從車上跳了下來。

    林羽面是一怔,急忙問道,“步大哥,清眉她回家了嗎?!”

    “放心吧,我親自把她送到的家門口!”

    步承點點頭說道,“家里厲振生和秋滿都在!”

    林羽聞言這才長出了口氣。

    這時步承快走兩步,湊到林羽跟前,低聲說道,“先生,可惜了……你不能要這小子的命了!”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有些詫異的望了步承一眼,自己也沒說要弄死張奕堂啊?以為人人都是他和百人屠啊,動不動就殺人……

    怪不得步承把地點選在這種偏僻的地方,原來步承本來就是要做好了滅口的準備啊。

    如果葉清眉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林羽或許會不顧一切的弄死張奕堂,但是既然葉清眉沒事,那么就給張家長個記性就行了,沒必要把人弄死。

    “聽說張家知道是我們帶走了張奕堂,已經去找關系溝通了,給軍機處試壓,然后讓軍機處給你試壓!”

    步承冷聲說道。

    “嗯,我本來也沒想弄死他,就是想給他和張家長個教訓!”

    林羽望了眼地上的張奕堂,冷聲說道。

    張奕堂聽到這話陡然間松了口氣,看來自己這條小命有希望保全了。

    就在這時,張奕堂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步承眉頭一蹙,走到張奕堂跟前,將手機掏了出來,雖然此時手機的屏幕已經裂了,但是仍然不妨礙使用。

    “是張奕鴻的!”

    步承看到屏幕上“大哥”二字,沖林羽說道。

    林羽點點頭,示意他接。

    步承拿到林羽跟前,接起之后,直接按下了免提。

    “喂,喂,奕堂!奕堂!”

    電話那頭頓時響起張奕鴻急切的聲音。

    “張大少,別叫了,是我!”

    林羽聲音平淡的說道。

    “何家榮!”

    電話那頭的張奕鴻聞言頓時聲音一變,厲聲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我弟弟一根毫毛,我絕對饒不了你!”

    “呵!”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冷笑一聲,十分不屑的說道,“動他一根毫毛?我就是現在宰了他,你又能奈我如何?!”

    坑弟啊!

    原本松了口氣的張奕堂聞言頓時胸口一悶,眼珠一翻,暈了過去。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林羽江顏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