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溫若晴夜司沉最新章節。

    “程小姐放心,我們鬼域之城絕對是正派之道,至于公主的待遇,說的通俗一點,程小姐想要什么,或者想做什么都不需要有所顧慮,鬼域之城都會滿足你的需要。”仲管家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豈能看不出程柔柔的心思。

    仲管家話語頓了一句,又慢慢的補了一句:“就像電視上演的那種公主的待遇,當然我們鬼域之城的公主,只有好的待遇,沒有那種壞的。”

    當然前提是這事真的沒人搞鬼,她是真的鬼域之城的公主,仲管家在心底暗暗的補了一句。

    程柔柔完全的呆了,臉上還有著幾分難以置信,不過眼眸中明顯的多了期待,多了向往,甚至多了激動。

    公主的待遇,試問哪個女孩不愿意?沒有想到,她轉眼間就成了公主?

    而且聽仲管家的意思,鬼域之城應該是非常強大。

    此刻,她倒是沒有了剛剛指責上官弘的怒意,顯然是被仲管家描述的待遇給迷暈了。

    仲管家看到她這個樣子,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暗暗的搖了搖頭。

    城主的女兒真不該是這樣的!

    上官弘并沒有絲毫的反應,或者是從一開始就沒有認可她,所以不抱希望,自然也就不可能會有失望。

    仲管家的手機突然響了一下,仲管家看了看,臉色微變。

    “城主,唐云城的事情有新情況了。”現在雖然是認親的時刻,仲管家看到收到的消息時,還是快速的稟報給了自家城主。

    畢竟自家城主可是主動的問起過唐云城的事情,而且城主還說唐大小姐有辦法破這個局,現在有了新情況,他肯定要第一時間告訴城主。

    上官弘轉眸望向仲管家,辰角似微微的勾起了些許:“說來聽聽。”

    此刻他的聲音溫和,臉上的神情因著那微勾起的唇角明顯的柔和了很多,比起剛剛面對程柔柔時明顯的多了幾分生動。

    與剛剛無一絲一毫情緒波動的反應也有著很大的差別。

    “城主,好像不算是好消息。”仲管家仔細看了剛剛收到的消息的內容,臉色微微的沉了沉:“那個小女孩媽媽出現了,國際婦女、兒童保護協會的人也參與了,國際婦女、兒童保護協會的人要免費幫小女孩打官司。”

    這的確不是一個好消息,唐云城現在都快要被人罵死了,現在又出來一個國際婦女兒童保護協會的幫著小女孩討伐唐云城。

    唐云城還能有活路。

    “她這是終于出手了。”上官弘微微勾起的唇角弧度明顯了一些,低低的聲音帶了幾分不一樣的情緒。

    在場的也有人聽出了上官弘情緒的不同,但是不懂是何原由,不過仲管家卻是聽懂了,城主這種與有榮焉的語氣算是怎么回事呢?

    這一次的親子鑒定可是明明確確的證明了程小姐才是城主的女兒。

    那么唐家大小姐跟城主就沒有任何的關系了,城主驕傲個什么勁呢?

    不,不對?城主的意思是這事是唐家大小姐做的?

    仲管家終于抓住了剛剛自家城主話中的重點。

    “城主,你的意思是……這是唐家大小姐做的?為什么?”仲管家回過神來后,有些發懵,唐家大小姐讓國際婦女、兒童保護協會的人告唐云城?

    這是什么情況?

    那些個婦女、兒童保護協會什么的向來都是很敏感的存在,一般人都不會輕易招惹的,唐家大小姐是想要……

    “我說過,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仲管家你真的老了。”上官弘望了仲管家一眼,聲音依舊平淡,此刻卻明顯多了一些不一樣的感情。

    城少主聽著他們談論起唐家大小姐時,一雙眼眸中光影微動,這兩個老家伙是什么情況?

    老頭這一副驕傲的樣子是什么情況?

    老頭憑什么驕傲,剛剛親子鑒定結果程柔柔才是他的女兒,可不是什么唐家大小姐。

    這老頭是不是太過自做多情了點。

    不過,城少主心中雖然牢騷不斷,但是耳朵卻豎的直直的,認真的聽著,一個字都不想漏掉。

    “城主,我就是不太明白。”仲管家有些汗顏,他幾天連續被人嫌棄老,真的很受打擊的,但是他是真的沒想明白,難道是他真的老了。

    城少主的耳朵豎的更直了,他也沒想明白,老頭快點解釋。

    但是上官弘卻并沒有再說什么,他一雙眸子淡淡的望了一眼在場的人,然后邁步向外走去。

    有些話,當著外人的面他是不會說的。

    仲管家自然連連跟上,嗯,這兒說的確不太方便,回去再說,回去好好問問清楚。

    要不然,他可能會被憋死!!

    “這就走了?”城少主沒有聽到自已想聽的,心情很郁悶,這兩個老家伙真是越來越陰險了,吊起別人的好奇心,卻又不說完,這不是要憋死他嗎?

    誰都知道他好奇心重,他覺的老頭就是故意的。

    城少主想了那么0.1秒,然后站起身,也跟在上官弘的身后:“我有點事情要跟城主匯報。”

    雖然剛剛出來的親子鑒定的結果跟昨天的是一樣的,他先前做的那些事似乎也就沒有那么大的影響了,但是有些話,他還是要跟城主說清楚。

    老頭不問,并不代表著老頭不知道,老頭不追究,并不代表著他可以假裝自已沒有做過。

    “你們都走了,那我怎么辦?”程柔柔看到他們要走,連連出聲喊道。

    她一雙眸子先是望了仲管家一眼,然后又望向城少主,她望向城少主時一雙眸子中含羞帶嬌,情意綿綿。

    剛剛這位城少主說要娶她的,他怎么能就這么走了?

    而且仲管家說要安排她的,怎么能就這么走了?

    他們不可以扔下她這么走!

    倒是對上官弘,她并沒有多看,不知道是因為害怕上官弘?還是因為對上官弘沒有了太大的期望。

    當然,她顯然對城少主有著很大的期望,她望著城少主的眼神熾熱而執著。

    就差直接沖上去讓城少主直接娶她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溫若晴夜司沉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