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都市醫仙最新章節。

    “新來的看守?東……東皇宗的弟子?”薛寶奇臉上的冷汗瞬間流下來了,他瞪大了眼睛望著站在不遠處的黃昊,眼中滿是驚訝與畏懼。

    這一刻,薛寶奇原本身上高高在上的氣質頓時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如同是喪家之犬一般的懦弱與惶恐。

    借著,就見他雙腿一陣顫抖,而后“噗通”一聲跪倒在黃昊的面前,哭喪著臉說道:“小人有眼無珠,冒犯了師兄,恕罪啊,恕罪啊!”

    隨著薛寶奇的下跪,他身邊的那幾個手下更是一個個面若死灰一般地匍匐在地,渾身瑟瑟發抖,連看黃昊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了。

    “呵呵,先前不是很囂張嗎,不是想要殺我嗎?”黃昊瞇著眼睛,居高臨下地望著薛寶奇,戲謔地說道:“怎么,現在慫了?”

    “小人該死,小人該死!還請師兄高抬貴手,寬恕小人的罪責!”薛寶奇聽到黃昊那帶著森然殺機的話語,磕頭如搗蒜一般地叫道。

    “哼,誰是你的師兄!”黃昊冷哼一聲。

    “不,不是師兄,您是我的祖宗,您是我的祖宗!”薛寶奇哭喊著:“祖宗繞了我吧,小人愿意做牛做馬地伺候祖宗……”

    望著薛寶奇此刻的樣子,黃昊的心中當真是感慨萬千啊。這就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僅僅只是一個東皇宗弟子的身份,便是讓這樣一位天仙境界的修煉者如此,這一份感覺,乃是黃昊從沒有感受到過的。

    “只可惜,我終歸只是冒牌貨啊。”黃昊心中唏噓一聲:“不過只要我的實力足夠強大,管它什么宗門靠山,也要統統跪伏在我的面前。”

    “公孫師兄,你當真要殺他么?”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卻是那三個看守中的其中一個開口說道。

    黃昊望著此人,有些疑惑:“怎么,此人不能殺?”

    “此人的實力畢竟是天仙境界,想必作為探路者一定更為合適。若是貿然殺了,我怕師兄你會引起上面那些人的不滿。”此人說著,目光朝著那上等實力聚集地的方向望了望,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這樣……”黃昊沉吟片刻,突然笑道:“既然此人有用,那么便暫且留他一條性命便是,不過,剛才攻擊過這些人的所有人,都要死!”

    說著,黃昊的目光落在了冰無極等人的身上。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黃昊話音剛落,那薛寶奇便是急忙答應一聲,旋即就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之中,他的眼中浮現一股兇光,只見他身形閃動,先前攻擊冰無極等人的手下們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便是一個個身體爆開,死得不能再死。

    見到這一幕,苦作樂與冰無極等人都是面露唏噓,神色復雜無比。在強者的眼中,弱者的死活真的不算什么,隨時都可以成為犧牲品。就如他們今日一般,若是沒有這一位東皇宗的弟子搭救,恐怕此刻已然死在這些人的手上了。

    “既然如此,就暫時饒了你的性命吧。”見到薛寶奇這般果決,黃昊也不好再說些什么。不過他的心中卻是打定主意,等到有機會的時候,一定要將這個薛寶奇給殺死,此等心狠手辣,連自己的手下都是說殺就殺的人,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后患。但是不管黃昊如何想讓薛寶奇死,此刻卻是沒有機會了。若是他真的一定要殺死薛寶奇,想必那三個天仙境界的守衛也不會說什么,不過心里難免會對他有所懷疑。

    畢竟,在他們的眼中,薛寶奇一個人的價值,顯然要比苦作樂與冰無極幾人合起來還要重要幾分。

    “公孫師兄,恕我冒昧地問一句,你與這幾人可有淵源?”果不其然,一個看守突然對著黃昊問道。

    “淵源?”黃昊面色平靜:“沒有淵源。”

    “那是為何?咱們可從沒有在乎過這些探路者的死活啊。”對方再次問道,顯然對黃昊的話語有些不信。

    黃昊卻是眉頭一挑,目光陡然落在了被冰無極等人團團圍在中間的那一個女子身上,眼中露出幾許淫邪:“如此美人,怎么能夠死在這里,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憐香惜玉啊……”

    黃昊話音剛落,剛剛放松下來的冰無極等人頓時再一次緊張起來,他們緊緊地將那女子圍在中間,滿是防備地望著黃昊。尤其是那苦作舟,臉上更是露出一股視死如歸之色,仿佛只要黃昊膽敢動一下這個女子,他就會立刻與黃昊拼命一般。

    不過,在這些人之中,卻是有著一道人低著頭一聲不語。若是有人細細觀察他的表情,必然可以看到他的臉色緊繃,仿佛是在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一般。

    此人不是別人,真是與黃昊有著靈魂契約的黑子,早在黃昊一出現的時候,他便是通過靈魂契約認出了黃昊的身份,但是他知道若是自己暴露出了黃昊的身份,必然會給黃昊找來殺身之禍,所以一向神經大條的他,這一次卻是極為謹慎,干脆一聲不吭,免得說錯話。

    “哈哈哈,方才還以為公孫師兄不喜歡女色,原來是早就有了目標了啊。”那看守恍然大悟地說道:“也罷,先前是我們多此一舉了,公孫師兄既然已經有了目標,那么我們也就不打擾了。”

    說話之間,三個守衛調笑著離開了這里。

    見到三個守衛離開,周圍看熱鬧的探路者們都是長舒了一口氣。那三個守衛或許在他們各自的門派之中不算什么,但是對于他們來說,絕對是可以掌控他們生殺大權的存在啊,此刻離開了,頓時讓他們感到一陣輕松。不過旋即,他們便是身子一緊,滿是驚懼地望著黃昊。眼前的這個青年可是新來的看守啊,而且身為東皇宗那等強大宗門的弟子,地位甚至還要高那三個看守一頭,從那三個看守對于此人的態度便是可見一斑了。

    “看什么看,還不給我滾!”感受到眾人的目光,黃昊忍不住冷哼一聲,怒聲斥責說道。

    “呼——”

    頃刻之間,那些圍觀的人便是做鳥獸散,退到了遠處,尤其是薛寶奇與他的幾個手下,更是跑得要多快就有多塊,生怕黃昊會改變主意,將他們給殺了。

    頃刻之間,黃昊的身前就剩下了冰無極與苦作樂等人。這些人滿是戒備地望著黃昊,將那個女子緊緊保護在中間。

    “前輩,您的搭救之恩我們沒齒難忘,不過還請前輩放過青嵐姑娘吧。”苦作樂躬身對著黃昊一拜,滿是哀求地說道。

    “你讓我放過他?”黃昊似笑非笑地望著苦作樂,臉上的表情十分古怪:“這女子如此冒昧,當真是萬中無一,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嗎?”

    “前輩若是肯放過青嵐姑娘,我苦作樂愿意做前輩的奴隸,不管前輩有什么吩咐,我都不會拒絕!”苦作樂咬牙說道:“前輩,一個女子換來一個忠誠的奴隸,這一筆生意不虧。”

    “奴隸?”黃昊面色古怪地說道:“若是我要你現在就去死呢?”

    “那么我現在就去死吧,只求前輩你能放過青嵐姑娘!”苦作樂說道,手中猛然出現一柄飛劍,沒有絲毫猶豫地朝著自己的脖子劃去。

    苦作樂的突然舉動,頓時讓其他人都是愣住,竟然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而那叫做青嵐的女子,則是美目含淚,眼中竟然同樣升起一股死志。

    眼看那飛劍就要劃苦作樂的脖子,一只大手卻是突然出現,一把抓住了飛劍的劍刃。那大手力量極大,被他抓住劍刃,苦作樂的飛劍竟然再也無法動彈一絲一毫。更讓人感到詫異的是,對方以血肉之軀抓住飛劍的劍刃,竟然沒有一絲鮮血流出,仿佛那一只手臂不是血肉筑就,而是鋼鐵澆筑而成。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氣。

    “我將你的性命從那個薛寶奇的手中救出來,就是讓你自盡的?”黃昊淡淡地說道。

    “在下只是為了證明給前輩看,只要前輩愿意放過青嵐姑娘,在下可以為前輩而死。”苦作樂鄭重地說道,沒有絲毫險死還生的慶幸。

    “這女子就有那么好?”黃昊嗤笑著問道。

    苦作樂毫不猶豫地回答:“青嵐姑娘與我青梅竹馬,原本我們早有婚約在身,只可惜后來因為一些事情而分散了。這一次在仙蹤林遇到,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青嵐姑娘受傷害了。”

    “苦大哥,你這是何苦?”青嵐淚眼婆娑,哽咽說道。

    “青嵐姑娘,既然時隔數千年我們再一次相遇,就是上天的安排,只有有我在,我不會讓人傷害你的。”苦作樂鏗鏘地說道。

    “苦大哥……”青嵐淚光更加明亮,再也顧不得其他人在場,擠開保護著她的眾人,一把撲進了苦作樂的懷抱之中。

    兩人緊緊相擁,雖然身處絕境,但是只要彼此相攜,便是天堂。

    黃昊似笑非笑地望著這一幕,心中不由得意地說道:“苦道友啊苦道友,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悶騷,不逼一逼你,你恐怕一輩子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前輩,您看這件事情……”就在這是,黑子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對著黃昊拜了拜,低聲說道。

    隨著黑子的話語,不論是苦作樂與青嵐這一對苦命鴛鴦,還是冰無極等人的目光,都是齊刷刷地望向了黃昊。

    黃昊的一句話,就能夠決定他們的生死!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都市醫仙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