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蘇北路南最新章節。

    許沫兒急的臉色都白了,她站在路彥昭病床前,焦急的看著他:“老大,你怎么了?”

    醫生來了之后,看到路彥昭的情況,立馬將他推出病房,進行緊急檢查。

    秦未央一個人在雨中,不知道走了多久。

    直到她體力不支,直接昏倒在大街上。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似乎出了一身汗,身上的衣服都濕了。

    秦未央猛地坐起來,看著陌生的環境,她瞬間警惕起來。

    只不過,因為起來的太猛了,她的頭還在隱隱作痛。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從外面打開。

    秦未央看到了她最討厭的人,出現在了門口。

    季修看了一眼秦未央,對于她厭惡的表情,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走過來,伸手想要去摸一摸秦未央的額頭,被秦未央一把打開了手。

    季修無所謂的笑了笑:“力氣這么大,看起來,應該恢復了,這會這么囂張,你高燒暈倒在大街上的時候,怎么不自己走回家啊!”

    秦未央冷冷的看著季修:“我不需要你救,就算是你救了我,你的好意,我也不會領!”

    秦未央說著,直接拉開被子,就要下床。

    結果,被子揭開,她發現自己身上穿的,已經不是原來的衣服。

    她的臉色瞬間大變:“季修,我的衣服呢?”

    看著秦未央隱隱憤怒的神情,季修的心情不錯。

    他勾了勾唇:“衣服啊,我讓阿姨拿起洗了!畢竟,你淋雨那么久,衣服全都濕了,而且,你還發燒了,不能穿濕衣!”

    秦未央的眸子瞬間狠厲,神色難看到極點:“季修,你不要顧左言他,你知道我說的是什么!”

    看著秦未央這么暴怒,季修終于笑出聲:“你這么憤怒做什么,瞧瞧你這忍不住殺了我的表情,我可真是喜歡呢,你也別這么生氣,你放心把,你的衣服,不是我換的,也是阿姨換的!”

    聽到季修這樣說,秦未央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點。

    可惜,就算是這樣,她也不愿意再繼續在這里待下去。

    她直接下床,就要離開。

    季修的眉頭皺了皺,他看著秦未央的背影,忍不住開口:“你這么著急做什么?難不成,到了現在,你還想回路彥昭那里去!”

    本來,不提路彥昭,秦未央還不至于那么記恨季修。

    可是,季修說了路彥昭,秦未央的臉色,瞬間難看到極點:“季修,你還有臉說這話?我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你難道不知道嗎?你是怎么有臉提這件事的,這件事情難道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嗎?你現在達到目的了,還想怎么樣?路彥昭現在知道我是個叛徒了,對我充滿厭惡,然后呢,你是不是就覺得,我能乖乖回到修羅門了?季修,我們之間只是合作,我不是你的奴隸,你別異想天開了,我這輩子,就算是跟畜生合作,我也不會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聽到秦未央憤怒的話語,季修的神色,瞬間陰沉下來。

    他思思的盯著秦未央,半天才開口道:“未央,你這話,過了!”

    秦未央死死的咬著唇,諷刺的開口:“我過了,你設計這一切的時候,我怎么不覺得自己過了,我是不是內奸,你自己不清楚嗎?我這幾年雖然在暗夜組織,可是,我把暗夜組織的機密,告訴過你多少,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嗎?你是抱著什么心態,將那些所謂的證據,給路彥昭的,季修,你真的是歹毒的讓人心寒,我們畢竟認識這么久,我萬萬沒想到,你竟然一點余地都不給我留!”

    季修也怒了:“秦未央,你說我不給你留余地,那你呢,你何曾給我留過余地,我設計你,沒錯,我是設計了你,可是,我提前給你打招呼了,甚至在這兩天,我依舊不死心的去找你,想要給你機會,讓你不要執著在路彥昭身上,可是,是你自己不聽我的,你非要依靠路彥昭,現在你也看到了,路彥昭此人,并不可靠,他只是看到了你的身份,知道了你提前知道他的骨髓跟未銘配型,就這樣對你,你還指望跟他在一起之后,他能包容你,能好好對你嗎?未央,迷途知返吧,路彥昭根本不是你的歸宿,三年前,我給過你選擇,你可以去暗夜組織做內奸,也可以選擇當我季修的妻子,可是,你最終還是選擇了當內奸,直到遇到路彥昭,發生后面的種種,之前的事情,我不予追究,可是,從現在起,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的話,那我也只好采取各種手段了!”

    聽著季修霸道無恥的話,秦未央冷笑起來:“季修,你明知道,我根本不會選擇做你的妻子,難道我不喜歡你,你還要用強嗎?你說你給我余地,你給我的余地,就是逼迫我走入你設計好的圈套中,這就是你給我的余地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可真不稀罕,還有,路彥昭怎么對我,不用你評價,我心里自由決斷,最后,我再說一次,季修,就算是我這輩子不會跟路彥昭在一起,那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會,除非我死,你懂了嗎?”

    季修沒想到,秦未央會說出這么絕情的話。

    他的眸子冷了冷:“未央,話說的這么絕對,難道對于秦未銘的生死,也無法撼動你的想法嗎?是,我知道路彥昭這次是救了秦未銘,可是,這也只是這次,你確定,路彥昭之后還能救他嗎?路彥昭現在對你應該恨之入骨了吧,如果你再得罪我,如果秦未銘的病情反復,我想問你,你還要去哪里找,那個骨髓跟秦未銘如此匹配之人呢?”

    季修所問的種種,讓秦未央的心一沉。

    可是,半天之后,她轉身,死死的看著季修:“我哪怕是跪著去求路彥昭,我也不會再求你!”

    季修臉色一變,頓時陰沉入骨:“秦未央,這話可是你說的,我季修就等著這一天,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秦未央死死的咬著唇,沉聲道:“季修,我不懼你!”

    秦未央說完,直接頭也不回的,向著外面走去。

    看著秦未央的背影,季修的臉色,一寸寸的陰沉下來。

    片刻后,他的眸子閃過一絲異芒,他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我要你今天,無論用什么辦法,都要從醫院,將秦未銘給我帶走!”

    季修說完之后,句直接掛了電話。

    他就不相信,秦未央真的能無所顧忌,既然她這么不喜歡自己,那他得不到的,任何人都休想得到。

    哪怕是毀了,他也不會放棄。

    秦未央離開季修的住處,她根本不知道,此刻,她這輩子最后悔的事情,正在一步步的逼近。

    秦未央從季修的住處出來之后,就直奔醫院。

    雖然路彥昭現在對她這般厭惡,可是,她卻不能不去醫院。

    畢竟,秦未銘剛剛做完手術,她還是要去看她的。

    她今天從醫院離開,又發燒被季修帶回家,這會功夫,天已經快黑了。

    想到醫院里的路彥昭,秦未央的心,似乎又開始陣陣抽搐。

    路彥昭把自己當成叛徒,憎惡自己,否定她對他所有的感情。

    可是,她對秦未銘的救命之恩,秦未央卻記在心里。

    她不是那種不知恩圖報的人。

    只不過,路彥昭雖然厭惡她,卻沒有傷害她的意思。

    秦未央不敢自作多情的認為,他心里還有自己。

    可是,他的不舍,卻很明顯,真是因為這些,她才那么堅決的,要跟季修徹底的斷了關系。

    她也知道,路彥昭今天在氣頭上,畢竟,那些證據是貨真價實的,沒有作假。

    她不斷的告訴自己,或許,等到路彥昭冷靜下來之后,她會有機會,跟他好好解釋解釋的。

    秦未央這樣想著,已經到了醫院。

    秦未央剛到醫院門口,結果,手機就響起來。

    秦未央拿出手機一看,看到沉風來電。

    秦未央的心里,不知道為何,就升起一種不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前所未有的強烈。

    她快速的拿起手機,接通。

    “未央姐,不好了,未銘不見了!”沉風的聲音,自責著急。

    秦未央的心,一下子就沉下來:“你先冷靜,他會不會醒過來,自己出去透透氣?”

    沉風搖頭,聲音著急的要命:“怎么可能呢,他剛做了手術,身體還很虛弱,怎么可能出去透氣,他肯定是被別人帶走了,未央姐,怎么辦啊?”

    聽著沉風的聲音,似乎帶著濃濃的無助。

    已經有很久,秦未央都沒有感覺到,沉風會出現這樣的情緒了。

    自從掌控了黑黨之后,沉風向來都是強勢霸道的,他怎么會無助呢!

    所以,秦未央已經能感覺到,肯定是發生了大事,秦未銘是真的不見了,有可能出事了。

    不然的話,沉風也不會這樣。

    她的腦子飛速旋轉,她想到了任何可能。

    想到自己去找路彥昭的時候,路彥昭的絕情,以及他對自己的態度。

    秦未央不愿意相信,路彥昭會對一個,他救過的人出手。

    可是,路彥昭人在醫院,秦未銘距離他那么近,如果真的出事的話,他的可能性最大。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蘇北路南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