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愛似塵埃心向水最新章節。

    蘇希立即驚嚇了一下,她有些結巴道,“你…你要來我家?”

    “怎么?不可以嗎?”溫厲琛有些詫解反問。

    “先暫時別來好嗎?我家里情況比較復雜,可能不是合適的時間。”蘇希只好先騙著他,穩著他。

    溫厲琛在那端聲線變得認真了幾分,“你家里有事,我希望我能幫得上忙。”

    “不…你千萬別來,否則,只會越幫越忙!”蘇希苦澀的說道。

    “怎么了?”溫厲琛立即查覺她語氣里的不對勁。

    蘇希忙擺正聲線道,“沒什么,就是不太方便,我爸媽比較忙,你先忙工作吧!我們過幾天見面。”

    “我們已經有兩天沒有見面了,我想你。”溫厲琛最后這句話,刻意的將薄唇湊過話筒,好像他就在蘇希的耳畔烙下的一句話。

    暖昧極了。

    蘇希的俏臉隔著話筒,都讓他弄紅了,她羞赫的咬著唇懇求他,“先別來好嗎?”

    “可我想來。”溫厲琛真得想見她的父母,讓他們知道他對她的真心。

    “求你了,先別來,網絡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處理干凈了,基本上搜索不到你的不良緋聞,還有,我警告了所有媒體,以后任何有損你的消息,都不許發布,否則,他們就等著承擔后果吧!”溫厲琛的聲線平靜,卻透著一股威懾力量。

    如果是以前,他這么說,蘇希肯定要懷疑半天,但今天,得知了他的身份,聽他這么說,她覺得,他真得可以做到。

    “謝謝!”蘇希感激的應了一聲。

    “你說什么?”溫厲琛低沉尋問過來。

    “謝謝啊!蘇希脫口回答。

    “你我之間需要說謝謝嗎?”溫厲琛的聲線聽得出不悅之色了。

    蘇希立即噎了一下,原來他在生氣呢!

    “好了,不生氣了,我以后不說了。”蘇希答應道。

    “給我一個晚安吻!”

    “你又不在我面前,我怎么給。”蘇希就仗著他不在身邊,她才調皮了起來。

    溫厲琛的要求不高,“隔著話筒親一口就成。”

    “我不會。”蘇希覺得好肉麻。

    “快點,不然我明天就去找你,直接吻你。”溫厲琛威脅著。

    顯然,這個威脅的效果超級好,蘇希立即慌了,忙道,“好好,我親就是了!”

    說完,對著話筒,吧唧了一聲,讓對面的男人聽見。

    那端, 溫厲琛低沉的笑起來,“怎么這么聽話了?在我身邊,也不見得你這么聽話。”

    “難道你不知道有句話叫,距離產生美嗎?天天粘在一起,才沒有意思呢!”蘇希只好說胡話。

    溫厲琛在那端哼了一聲,“你這是在嫌棄我纏著你?”

    “不敢!被你這個大老板纏著,是我的福氣好嗎?”蘇希討好著說。

    溫厲琛這才滿意了,“好!早點睡,處理好家里的事情,我們見個面。”

    “嗯!好!”蘇希說完,先掛了電話,她呼了一口氣,苦下了小臉。晚上,唐思雨由于來了好事,不太方便帶著小家伙睡覺,就讓小家伙去跟邢烈寒睡了,唐思雨則輾轉著睡不著,如果不是徐叔趁機告訴她這些,她真不知道父親對母親的尊重,也許這也是父親之前想要告

    訴她的,只是沒有來得及。

    慶幸她知道了。

    就看明天了。

    邱琳現在防著她,和邢烈寒的人,所以,除了利用計劃進去父親的辦公室,否則,邱琳一定會用其它的理由報警的。

    她只求這件事情能勝利完成。

    邢烈寒從早上就去了公司,下午,他一點的時間打電話告訴她,他的朋友帶著韓陽及兩個保鏢去了唐氏集團,相信不久之后就會有好結果。

    唐思雨的心不由焦灼著,她緊接著打了一個電話給徐叔,尋問徐叔知不知道父親的暗格在哪里!徐叔告訴她,有可能在父親墻面上一副畫的背后。

    唐思雨趕緊聯系了邢烈寒,讓他告知韓陽。

    有了徐叔的指引,沒到半個小時,韓陽就回了一個電話過來,他的確從畫的后面找到一處暗格,從里面拿出了一封封上的信封,正趕回公司。

    他沒有拆開來看,邢烈寒讓他把信送回他的別墅,而他也從公司趕回來。

    唐思雨等到韓陽,韓陽把信封完整的交到了她的手里,唐思雨看著父親的筆跡,她的眼眶瞬間濕潤了。

    是父親寫的。沒一會兒,邢烈寒也趕到,唐思雨親手拆開了父親的信封,果然是父親列好蓋章簽字的一份合同,這份合同中還附上了母親當年的股權書原件,所以,這份證據絕對可以令讓唐思雨拿回唐氏集團百分之三

    十的股權。

    邢烈寒也松了一口氣,這下,她至少可以拿回屬于她的那一份,雖然不是經過他的手里搶奪回來的,可是,這是她父親留給她的禮物,這是最暖心的一份禮物。

    “我想在邱琳的婚禮那天,給她送上一份厚禮,法院的傳單。”唐思雨眼底閃過一抹怨恨。

    邢烈寒也一臉贊成,“不錯,正好那天,我也會送給我這個堂叔一份見面禮,一份和他公司所有業務來往的截止合同。”

    唐思雨與他對視一笑,她知道,從今之后,他們風雨同舟,共謀余生。

    邢烈寒健臂一攬,就把她帶入了懷里,低下頭,低啞尋問,“那我們的婚禮,打算在什么時候舉辦?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等辦完這些事情再說好嗎?”唐思雨抬頭請求道,“我不希望我們的婚禮太匆忙!”

    “好!你說什么都行,我答應你。”邢烈寒說完,又有些氣惱的輕括著她的鼻尖,“誰叫我愛你呢?”

    唐思雨不由撲哧一笑,“我又沒有利用你的愛,為所欲為。”

    “有!你仗著我喜歡你,你就使勁的拒絕我,欺負我!”邢烈寒控訴出聲。

    唐思雨當然知道,他指得是什么,她還真得沒辦法反駁他。邢烈寒見她為難,眼底的控制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溫柔的一句眼神,“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反正拒絕多了,就習慣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愛似塵埃心向水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