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官妖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官妖最新章節。

    一般而言,軍方根本就不會插手地方政府的政務,不僅擅權,而起會引起當地政府的不滿,導致軍政不分。然而從內部得來的消息來看,這次肯定是軍方出手,甚至不是負責內保的武警部隊,而是從省軍區直接調兵。如果是這樣,那這次招惹的人物背景可就深了,很有可能是軍區某位大員的子女。

    作為一方梟雄,韓博深是很有政治頭腦的,丐幫能日益坐大與他的上下逢迎八面玲瓏分不開,省市的高級領導,政法委的頭頭腦腦們跟他的關系都不錯,無論是公檢法,還是政府機關,甚至是武警部隊都有他拉攏腐蝕的干部。唯獨軍區方面他沒能把手伸進去,當然,也沒必要,軍區不管政務,結交也沒多大意義,所以這方面對丐幫來說是空白。

    可是偏偏最不可能的變成了可能,江南省軍區突然出手,一夜之間端了丐幫兩個窩點,中樞組織差點被連根拔起,如果不是及時撤離,后果不堪設想。想到這里,韓博深就后背發冷,到底是什么人有這么大的能量,能夠從軍方調兵?

    這一夜是睡不了好覺了,韓博深在他的別墅里等著手下人把韋宜山帶來審問,這個王八蛋到底惹了什么人,幾乎讓丐幫遭受滅頂之災。一想到這韓博深就氣得暴走,苦心經營了這么多年,丐幫終于成為南華第一大幫,其中的艱辛苦楚只有韓博深自己最清楚,他決不允許任何人毀掉他苦心經營的事業,更不能容忍任何人給丐幫帶來滅頂之災。

    韓博深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丐幫只是他的一個跳板,通過整合各種資源,他賺到了第一桶金,而這第一桶金又幫助他進軍其它行業,擴大他的事業版圖,從商界再進入政界,完成自己的夢想,恢復韓家當年的風光。

    可是千里之堤毀于蟻穴,一次小小的疏忽就能導致一個中興的王朝覆滅,這種情況韓博深是決不允許出現的,但這次的危機讓韓博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滅門的克星出現了。

    清晨六點多的時候,韓博深派出去的人手總算把韋宜山帶回來了,被帶回來的韋宜山死狗一般被扔在地上,虛弱不堪,渾身像散了架一般,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一看就知道他受了很重的內傷。韋宜山自己也沒想到,秦風那一腳居然讓自己受了這么重的內傷,第一次交手對方一定是有所保留,這一次是含恨出手,就沒第一次那么便宜了,難怪這混蛋不殺自己,一腳就足夠自己在床上躺半年了。

    “說,到底怎么回事?一夜之間,幫內兩大堂口被軍方連窩端了,三位長老和一名高參差點也成了階下囚,這是我丐幫成立以來最慘痛的一次損失,你知道這將造成多大的后果嗎?”韓博深坐在一把太師椅上,俯視著死狗一般癱倒在地上的韋宜山呵斥道,此刻他心里已經把這個禍根殺了一千次一萬次。

    韋宜山咳嗽了幾聲,有氣無力地說道:“深爺,是我闖了禍,給幫里造成了損失,您怎么處罰我都沒有絲毫怨言。”

    “處罰你能挽回損失嗎?你有一萬個腦袋都不夠我砍的。說,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事情因何而起。膽敢有一句假話,我把你碎尸萬段。”韓博深咬牙切齒問道。

    韋宜山道:“是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姓秦,不像是南華本地人。這個人武藝高強,是我平生見過最厲害的對手,一個人獨闖西山大營,幾十人圍攻他,結果被他打得落荒而逃,幫內的四大金剛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

    “什么?四大金剛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們人呢,脫險了嗎?”韓博深委實吃驚,四大金剛的實力他是清楚的,就算是自己也沒有完勝的絕對把握,這個人一人力戰四大金剛還能取勝,簡直匪夷所思,南華根本就沒有這樣的高手啊。

    韋宜山說道:“是的,四大金剛都敗了,敗得很慘,被后來趕來支援的人馬抓走了,無……無一幸免。”

    “混賬東西,四大金剛都被抓走了,他們可是接近決策層的,知道幫中不少秘密,你這個王八蛋,你知道這會給幫里造成多大的損失。那個姓秦的到底什么人,為什么有權力調動軍方支援?知道嗎,老子現在恨不得殺了你,你什么人不能招惹,竟然招惹軍方,連我都不敢,你膽子也太大了。”韓博深氣得真想一刀砍死這個王八蛋。

    韋宜山不敢說話了,再說下去幫主盛怒之下真的可能把自己碎尸萬段。深爺的殘暴和手段他是見識過的,曾經一個堂主犯了錯,韓博深令人把他大卸八塊,然后喂了狼狗,那個慘狀他至今記憶尤深,幫內不少兄弟都見識了那個場景,在場的人無一不是膽戰心驚。那次之后,幫內的人做事都小心翼翼的,唯恐犯錯,見了深爺更是戰戰兢兢,連大氣都不敢出。

    韓博深暴走了幾分鐘,胸中郁氣難平,走上來抬起腳在韋宜山褲襠里狠狠踩了幾腳,通罵道:“你這個惹禍的禍根,老子不用問就知道肯定是你調戲婦女在先,然后才跟對方發生了沖突。對不對?”

    對韋宜山的品行,韓博深自然是知道的,他在辛陽江干的那些勾當早有耳聞,但只要不出大亂子,韓博深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男人嘛,風流好色很正常。可是古人云,色字頭上一把刀,女人就是禍水,早晚會因為女人捅出簍子。

    “是,是,深爺圣明。”韋宜山不敢隱瞞,在深爺面前撒謊無異于自尋死路,疼得滿地打滾卻也不敢反抗。

    韓博深又猛踹了兩腳,對手下人命令道:“來人,把這狗東西給帶下去,割了他的卵子,留著早晚都是禍根,不如割掉了利索。”

    “不……不要啊深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聽到深爺說要閹了他,韋宜山快要瘋了,沒了這玩意就成了太監,一點人格和地位都沒有了,走到哪里都被人看不起,生不如死啊。

    韓博深不為所動,大手一揮喝道:“帶走!”

    韋宜山哀嚎著被拖走了,很快外面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聽得人牙齒一陣打顫,紛紛夾緊了雙腿,好像那一刀是割在自己身上。

    “來呀,發動幫中一切力量,馬上給我查清楚那兩個小子的來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到他們。”韓博深咬牙切齒惡狠狠地說道,胸中滔天的怒火熊熊燃燒,眼睛都燒紅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官妖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