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我倆在大床上鬧了好一會兒,雖然在她睡覺的時候我什么都沒干,但是架不住葉語昕什么都不知道啊,再加上我說的那么流氓,那么真切,她自然就相信了,還她真的以為她那里被我給騷擾了。

    鬧完了之后,葉語昕又去洗了澡,而我去準備了早飯,然后用葉語昕房間內的座機,給江海打了電話。

    昨天晚上的事情,除了江海,可能沒有第二個人再能給我答疑解惑了。哪怕是喬姿,都查不出來。

    電話一會兒就接通了,那頭傳來了江海滄桑的聲音:“你好,哪位?”

    “老江頭,是我,劉芒。”

    一聽到時我的聲音,江海開口就問道:“呦,稀客啊,怎么了?想通了?要回來了?”一聽江海這語氣,我就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跟他沒什么關系。

    “艸,你能不能有點正事?我現在有要緊的事情要問你。”我不客氣的說道,但是我跟江海之間的關系就是這樣,不光是師徒,也是朋友。

    “能讓你給我打電話問的事情,能是什么事情呢?”江海饒有興趣的問道。

    “神農的殺手,是沒有紋身的。在我走后,這個傳統被打破了嗎?”

    江海冷笑了一聲說道:“這世道在身上紋個阿貓阿狗的人多了,神農是永遠不會效仿這一套無聊的把戲的。”

    “嗯,這就對了...”我好像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怎么突然問起這件事了?”

    “我昨天晚上遇到殺手了。”

    “殺手?殺誰的?”當江海聽到我遇到了殺手,第一反應并不是我的安危,而是問我殺手是去殺誰的。他壓根就沒有想過有人敢來殺我,這是他對我能力的最高肯定。

    我說道:“是來殺我的。”

    電話那邊的江海聽我這么說,大笑了幾聲,說道:“看來,你是真的落伍了,竟然都有人敢主動上門去殺你了?現在這群人,為了出人頭地,連命都不要了?”

    “只要能出人頭地,命算什么?這一行本來就是刀尖上混飯吃的,別說外人了,就拿神農所謂的‘自己人’來說,都有多少人希望踩著我上位?”

    “那昨天晚上想殺你的人,又是什么來歷?一共多少人?都死了嗎?”江海又問道。

    我嘆了口氣,說道:“這正是我想問你的,來殺我的人一共是兩個,不過現在都已經死了。他們死后,我在他們的胸前發現了紋身,兩個漢字,‘神農’。”

    我說完之后,電話那頭的江海十分震驚的問道:“什么!?你沒看錯嗎?神農兩個字?”江海的說話聲音很大,嚇了我一跳。

    “我不至于連字都不認識吧?要不然,我也不至于給你打電話。這兩個人,一個外號叫痞子,身高大概一米八五,形意拳的高手;另一個,外號叫老楊,身高大概一米七五,至于其它方面的能力還沒有展示出來,就被我給干掉了。這兩個人你認識嗎?”

    江海雖然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走出去,不過還是立馬回應道:“不認識,這兩個人絕對不是神農的人,首先這兩個人的外號我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其次,如果他們真的是神農的人,那他們的尸體早就爆炸了,你還能活到現在嗎?”

    聽江海這反應便知,他對這兩個冒牌貨肯定是一無所知了。我很無奈的說道:“對,我把他們兩個殺了以后,并沒有遠離,兩個人的尸體也沒有爆炸。所以,我才會問你關于他們胸口刺青的事情。江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會冒充我們神農的人?江湖上有膽子這么大的?”

    隨后,江海卻沉默了好久都沒有說話。我只能聽到電話那頭,他不均勻的喘氣,我又問道:“江叔,你沒事吧?”

    “沒事,一個叫痞子,一個叫老楊,對吧?”

    “大名我不知道,反正他們倆相互之間是這么稱謂的。我覺得他們沒有必要騙我,因為在他們兩個人的心中,我昨天已經是必死之人了。”

    江海又沉默了一會兒,隨后說道:“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的,你自己多小心一點。”

    “我自己倒是不怕,就是我...”

    “就是你那幾個女人?”江海聽出了我的心中所想。

    我嘆了口氣,說道:“對,除了她們幾個,我無所畏懼。”

    “你只需要注意黎筱雨和蘇然就好了。”

    江海的話讓我摸不著頭腦,又覺得有點問題,我問道:“江叔,你這么說的意思是,我不用關心周芷默?不用關心喬姿?不用關心梁念情?你不會是...認識這兩個殺手吧?”

    說完之后,我還有點后怕,不過江海說道:“我怎么可能認識這樣的兩個人?你的本事我再了解不過了,如果我真的想派人去殺你的話,我肯定也是派神農的四惡出手。我只是提醒你,讓你知道自己的側重點何在,喬姿、周芷默和梁念情這三個人,背景太大了,輕易不會有人敢打她們的主意。所以相對來說,黎筱雨和蘇然還是較為危險的,反正如果我要是對付你的話,我很有可能朝她們倆下手。”

    江海說完之后,我發現自己有點杯弓蛇影了。江海是好心提醒,我卻把他和要殺我的那些人給聯系到了一起,真是把人家的好心都當成驢肝肺了。

    “噢,那你不說清楚點,我還以為你認識那倆人呢。”為了掩蓋自己的心虛,我先是倒打一耙,隨后說道:“那這件事就拜托你老人家了,有眉目了,一定要盡快告訴我。對了,我之前讓你幫我查的唐詩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樣了?你幫沒幫我查啊?”

    “神農是殺手組織,不是找人組織。我是答應你幫你找了,但是我沒有義務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這件事情上吧?”江海說話的態度有點慍怒。他在神農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那一股不怒滋味,是我長這么大都沒見過的。

    我也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分了,要知道,我現在跟神農已經沒關系了,哪有資格提出這種要求?

    我只好說道:“那就麻煩老頭子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