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葉語昕不知道我為什么忽然坐在了地上,就問道:“你先別著急,到底怎么了?”

    “沒事,沒事...”我嘴里慌亂的說道,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葉語昕。

    天色昏暗,加上這荒郊野外的,連個路燈都沒有,所以葉語昕并沒有看清這老楊的胸口上有什么紋身。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又打開了車的后門,痞子已經死透了,然后我以同樣的方式撕扯開了痞子的衣服。結果在痞子的胸口上,同樣發現了那兩個字——神農......

    這怎么可能!?這兩個人真的和神農有什么關系嗎!?

    而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腦子嗡的一下,差點沒腳下一軟又坐在地上,趕緊拉著葉語昕跑出了十幾米之外。

    “喂!你這是干嘛啊?突然之間是抽什么風啊?”葉語昕被我粗魯的拉著跑了這么遠,有點不高興的問道。

    “沒什么,沒什么。”

    不對,是我緊張過度了。他們如果跟我一樣,在胸口有微型的炸彈的話,恐怕早就爆炸了,痞子的尸體早就在船上爆炸了,老楊的尸體也應該在剛才爆炸。怎么可能到現在還是完好無損的?是我緊張過度了。

    而且,他們兩個人的身上,只是有神農這兩個字,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倆真的是神農的人。因為我知道,神農的殺手是沒有紋身的,他們的紋身是胸口上的一道傷疤。而那道傷疤背后還有個故事,就是他們每個人的心臟上都附著著一顆炸彈。

    想到這里,我知道那兩具尸體對我應該沒有什么威脅,于是我就重新朝帕薩特走去,葉語昕見狀拉著我問道:“哎,你又干嘛去?”

    “我要看看他們究竟是何方神圣。”

    “可是你剛才那么慌慌張張的樣子,車上不會有危險嗎?”

    “放心吧,這兩個人已經死的透透的了,是不會有危險的,我就是想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葉語昕堅定的看著我說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如果你不會覺得反胃的話,你可以一起來。”于是,我跟葉語昕又重新回到了老楊的身邊,神農這兩個字,我是絕對不會看錯的。

    “神農!?”當葉語昕也看清了那兩個字以后,她也是十分震驚的喊了出來:“小乖乖,這兩個人,是你們神農的人!?”

    “應該不是,神農的殺手,身上是沒有這兩個字的。”我又問道:“對了,你還記得這兩個人之前是怎么說的嗎?就是他們說我是第一殺手什么的那幾句話,你還有沒有印象?最好原封不動的說出來。”我的記憶力放在平時是非常好的,只是現在,我除了那句“一箭雙雕”以外,我什么都記不太清了,因為我的腦子現在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葉語昕看我這么嚴肅的問她,她就閉上了雙眼,然后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說道:“他說的是,‘你們神農是華夏公認的第一殺手組織,而你劉芒是神農的第一殺手,自然也是華夏的第一殺手。’對,差不多就是這句話。哎?既然他能說出這樣的話,那是不是證明他們不是神農的人呢?”

    我沉默了下來,感覺腦子都快要炸了,葉語昕說的沒錯,這也是我問她這個問題的原因。那他們身上的紋身又意味著什么呢?是江海派他們來的嗎?應該不會,江海既然當時已經放我走了,又何必用這樣的方式置我于死地呢?

    雖然江海現在在我心里是迷霧重重的,但是我不相信他會派人來殺了我。而且如果他真的要殺了我,何必等到現在?

    “小乖乖,我記得你逃離神農都快一年了吧?你說會不會在這段時間,神農又有了新的規矩呢?”

    我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因為我現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憤懣的嘆了口氣。

    “反正我是從來都沒見過這個紋身,但是我也不能否認你的說法。畢竟,我回到濱城都七八個月了,而且還是在我飄蕩了三個月以后才回到的濱城。這一年的事情,真的什么都有可能發生。可是...”

    “可是什么?你有什么發現?”

    “沒什么,我覺得這兩個人應該不是神農的人吧。”我想說的是我胸前微型炸彈的事情。

    不論過去多久,不論我離開神農多久,這條規矩是絕對不會變的。去神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心臟上埋下這顆炸彈,這兩個人怎么可能跳過這一步呢?要知道,連江海這個老大的胸口可都埋著東西啊。

    就在我百撕不得騎姐的時候,由遠至近的警笛聲把我從自己的世界中給叫了出去,警察來了?

    也對,在游輪俱樂部上發生了槍擊案,游輪俱樂部的負責人是不可能不報警處理的。而現在距離剛才在船上發生的事情已經都過去半個多小時了,警察也應該趕到了。

    排場還挺大的,居然一共到了四輛警車。他們直接把警車開到了我們的面前,因為這大晚上的,這里除了我們再沒有別的路人了。他們十幾個警察剛一下車,槍口就對準了我跟葉語昕,嘴里還喊著什么“不許動”,“交出武器”。

    艸,老子的武器就是那塊石頭,要交給你們嗎?警察就是這樣,往往都是事情得到了解決以后他們才風塵仆仆的趕到。

    不過現在的情況好像對我們還有點不利,因為兩個真正想殺人的人,已經被我給殺了,這特么搞得像他們倆人才是被害人一樣。

    “帶走!”幾個警察靠近我跟葉語昕,發現我們倆手無寸鐵之后,其中一個領隊的警察說道。

    隨后,他身后的兩個警察掏出了手銬,打算來銬我跟葉語昕。

    這下葉語昕可不干了,她說道:“你們有沒有搞錯?我們兩個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不信你們檢查他們的車!他們的車上肯定有槍!”

    領隊的警察囂張的說道:“這位小姐,他們是不是被害人現在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但是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你們兩個是大活人,而兩個人已經死了,看上去尸體也被動了手腳,所以我們現在把你們兩位帶到警局進行調查,有什么疑問嗎?”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