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被人偷了?”我問她:“你怎么知道是被人偷了?”

    唐詩不好意思看我,緩緩說道:“我在這里都住了兩年了,就意味著我已經晾了兩年的衣服了。尤其是最里面貼身的物件,我晾曬的時候格外的注意,再加上現在是夏天,也沒什么刮風天,怎么可能是被風吹丟的呢?”

    “這...那也不能說是被別人偷的啊?咱家可住著四樓呢,難道還有人特地爬上四樓來偷不成?不過也說不過,你那幾件確實挺性感的...”聊著聊著,我無恥的本性就露了出來。

    這下,唐詩就更不好意思了,她趁機在我的大腿上掐了一下,不過并沒有使多大的勁兒:“流氓!可你說的也是,怎么可能有人爬上四樓來偷我的...我的內衣?沒準,就是你賊喊捉賊!”

    如果面前換了黎筱雨,我肯定要厚著臉皮再惡心惡心她。可是對面坐著的妞是唐詩啊!我可還打算追她呢。

    我就跟她說:“咱倆天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的,我咋可能偷你的小內內?我倒是想了,我哪有這個機會啊?”

    結果唐詩那雙大眼睛一瞇,質問道:“劉芒同學,好像你在我房間里安裝監控器的事情,也是我后知后覺的啊?你連監控器都能放,更何況,去偷點別的東西了?”

    我叫苦不迭,笑得比哭還要難看的看著她:“我的小詩啊,你咋學壞了呢?你以前哪有這么伶牙俐齒的?”

    “哼,我這叫守什么人學什么人!再說了,我說的不是實話嗎?對了,提起這茬我還想起來了,你說,你還有沒有保存別的視頻?”唐詩放下碗筷,一副被人輕薄了的表情。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還保存了一段脫光光的,好像還有一段你雙腿夾被子的。”

    “啊!”唐詩雙眼緊閉,尖叫了出來:“劉芒!你不要臉!快給我刪了!”

    我看著唐詩變紅的小臉,然后從菜盤子里夾起了一塊紅辣椒在她的眼前:“小詩,你現在的臉蛋比這塊辣椒還要紅。我才不刪呢,平時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我就靠這幾段視頻解悶了。”

    “劉芒,我不理你了!”唐詩的臉皮本來就薄,再加上我調戲的這么沒下限,她有點要生氣,還站起了身。

    我也趕緊站了起來,安撫她的情緒,雙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先讓她坐下來,跟她說道:“你看你,我就那么一說,你還真信啊?我倒是想有那么幾段視頻了,可是我也得有機會錄下來啊,你說是不?”

    “哼,劉芒,你看!你就是有這個想法!”

    我苦惱的跟她說道:“拜托,現在都什么時代了?很多情侶在做那事的時候,都有錄像的獵奇心理好不?要不然,陳老師怎么會那么紅?霆鋒和柏芝又怎么會離婚?”

    “說的倒也是...”唐詩被我繞糊涂了,馬上又反口說道:“不對啊!我們又不是情侶!?”

    我捧腹大笑,跟她說我一會兒就去把視頻刪了,當著她的面刪。她這才呸了我一聲,接著吃飯了。還威脅我,如果是我偷了她的內衣,我就主動上繳,她還能既往不咎。否則,她就真的生我氣了。

    這個我倒是不怕了,畢竟我是真的沒偷她的內衣。我就很坦然的跟她說,如果不相信的話就去搜我的房間,只要能找到她的內衣,她想怎么收拾我都行。

    唐詩并沒有錙銖必較,白了我一眼,我倆就繼續吃飯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以后,還是在廚房里幫唐詩準備好了早餐才離開。心想今天,又是一個“豐收”的日子啊?

    我下樓的時候,黎筱雨的寶馬m6并沒有出現,我就到馬路對面,一邊抽煙,一邊等她了。幾分鐘以后,我接到了黎筱雨的電話。

    “喂!劉芒!你怎么還沒下來!?”黎筱雨電話打來以后,沖我咆哮的說道,然后我就聽到了一陣疾馳的聲音,黎筱雨的車已經停到了馬路邊上。

    我透過車窗看到,她手里正拿著手機,不過臉是沖我們小區門口的,所以也就沒看見正站在路邊的我。

    我心生疑惑,這黎筱雨是什么路子?

    “我...我馬上就下來。”我控制著自己的音量。

    結果這黎筱雨卻加大了自己的嗓門:“劉芒!你怎么又不守時!?我都等你十多分鐘了!你還沒下來?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好你個黎筱雨,你特么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早啊,黎總。”我從黎筱雨的副駕駛上了車,然后看著一臉驚愕的她說道。

    黎筱雨小嘴兒半張,然后有些結巴的打著招呼:“早...早啊...你什么時候下來的?”

    “沒多長時間,也就十分八分的。不過,我怎么一直沒看見黎總你的車呢?黎總你不是都等了我十多分鐘了嗎?”我陰陽怪氣的看著她。

    我已經想明白了,肯定是黎筱雨剛剛到,但卻想倒打一耙!想不到,這黎筱雨還有這么壞壞的時候呢?

    黎筱雨不是我,她只會在自己有理的時候打擊我,一旦被我掌握主動權,她立刻就變得語塞了起來。

    找的借口也讓我哭笑不得:“我...我是在道口的位置等了你十多分鐘!好了,既然你已經到了,咱倆就出發了!”

    說罷,她就一腳油門開了出去,不給我再數落她的機會。我回頭看了眼后座,除了她的包包以外,空空如也。

    我就問她:“你不是說有東西讓我幫你拿嗎?啥東西啊?”

    “在后備箱呢,待會兒下車你幫我拿著就行了。你...”黎筱雨剛要跟我說些什么,她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她將手機拿起,來電人的名字是張偉軒,這不是那張安華的兒子嗎?

    黎筱雨皺了皺眉毛,不太樂意的接下了電話:“喂?”

    “誒,喂,筱雨。你現在在哪?”現在時間還早,馬路上的車很少,所以雜音也少,我能聽見電話那頭張偉軒說的什么。

    “我在哪?這個點我還能在哪?我正往碼頭去啊,怎么了?”黎筱雨有些不耐煩。

    我記得聽黎筱雨說過,這次給公司員工報的旅游團,就是在張安華他們旅行社報的。所以張偉軒這個時候來電話,是為了干什么呢?

    “哦,沒事,我就問問,我現在已經到碼頭了。”

    聽聞,黎筱雨皺眉質問道:“你在碼頭干什么!?”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