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眾人的斗志非常旺盛,因為趙英佐平日里對手下都很好,尤其是分錢的時候,從來不會自己多貪一分,永遠都是兄弟拿多少,他就拿多少。

    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每次我都會額外的再多給趙英佐一份,還得囑咐他,讓他存起來,以后跟許念白過日子用。

    所以,他的兄弟們在這一刻才會這么的斗志昂揚,要給趙英佐報仇。這二十個人要真的在這個時候去黑電酒吧,還不一把火燒了黑電酒吧?

    可如果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的話,別說他們了,我會領頭帶著他們所有人一起去。要是我去了,那事情就不光是砸場子這么簡單了。今天誰的手上沾了趙英佐的血,我就讓誰死。可是,這件事情,跟黑電酒吧根本就沒有關系。

    首先,黑電酒吧跟我沒有任何過節;其次,黑電酒吧的老板就是個本分的生意人,根本就惹不起我。而且,道上的人都知道,曲虎和何生是怎么死的,黑電酒吧的老板自然也知道。他怎么可能在明知道我是亡命之徒的前提下,還來用這種方式招惹我?

    我相信,就算是謝克明找到了黑電酒吧的老板,和他聯手給趙英佐下套,他都不會敢。因為道上還有一件事已經傳開了,那就是謝樹軍,是我殺的。

    他怎么可能還跟謝克明合作跟我對著干呢?

    眼看著人群沸沸揚揚的就要往外走了,這要是等他們出門,可就來不及了。

    于是在這個時候,我怒吼了一聲:“全都把嘴給我閉上!這是在醫院,誰再敢嚷嚷,我他媽拔了他舌頭!”

    在我大吼一聲之后,走廊里瞬間就安靜了。這群人都知道,我現在在啤酒城的地位是什么樣的,也知道我才是他們的大老板。所以在這一刻,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句話了。

    徹底安靜下來之后,我嚴肅的說道:“趙英佐的仇,就是我的仇,只要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會親自去幫你們的佐哥報仇。但不是現在,因為事情的真相不是你們看到的這樣。我會以最快的速度搞清楚這里面的事情,還趙英佐一個公道。但是在我搞清楚之前,你們都給我管好自己的手。如果讓我聽到你們誰擅自去黑電酒吧找事,到時候別怪我劉芒翻臉。都聽懂了嗎?”

    眾人不敢說話,但面面相覷之后,還是沖我點了點頭。

    我看了他們一眼,接著說道:“你們報仇的心我也能理解,但是現在趙英佐還在里面躺著,等他醒過來,自然會把事情跟我們說清楚。你看看你們這就傾巢出動了,酒吧是不是已經沒有人了?萬一現在有人去我們的酒吧鬧事,誰幫我扛著?行了,都趕緊回吧,該干什么干什么去。這邊我在,就夠了。”

    結果好死不死,我才剛說完這句話,許念白手中趙英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許念白拿著手機說道:“是...趙磊打來了。”

    “趙磊?”我皺著眉頭,要是趙磊給趙英佐打電話,我下意識的感覺是酒吧出什么事了!

    于是我把手機奪了過來,接下了電話:“喂,趙磊,什么事?”

    “佐...”趙磊頓了頓問道:“誒?劉哥啊?”

    “對,是我,怎么了?”

    趙磊慌張的說道:“劉哥,你快點來咱們酒吧吧!這剛才突然沖進來了一群人,二話不說,就是奔著砸場子來的,還打傷了幾個客人!可是咱們的人剛才都出去了,我也沒來得及問清楚怎么回事,咱們酒吧現在就剩下幾個保安了!”

    “你馬上跟葛云亮那幾個老板聯系,讓他們把場子的人都派過來幫忙!我馬上就讓咱們酒吧的人回去幫忙!”我掛了電話,也沒功夫去責怪這群人了,趕緊驅散了他們,讓他們回去幫忙。我還留下了幾個人,這幾個人在我印象中身手都還不錯,得讓他們留下來保護趙英佐,以防止謝克明的手下來醫院補刀。

    眾人散了之后,許念白坐在椅子上,捂著自己的臉,又一次哭了出來。我沒說什么,坐在了她旁邊,內心極度的憤懣。

    見狀,許念白還不忘說道:“劉哥,要不你先走吧,要是趙英佐這邊有什么事,我再給你打電話。”

    我嘆了口氣說道:“沒事,我就在這里陪著趙英佐,哪也不去。”

    其實,我現在真的想馬上回到極地酒吧,把那群前來鬧事的人殺個片甲不留。因為極地酒吧在我心中,有一種特殊的情結,它是葉語昕送給我的禮物,是我現在所擁有一切的起步,就好像我跟葉語昕的孩子一樣。可是,里面躺著的是我的兄弟,他一秒鐘還在危險期,我都不可以離開醫院。

    可是我的心里越來越慌,我真的害怕,趙英佐是不是緩不過來了?

    我的拳頭捏的很緊,上面的血管都要爆出來了。趙英佐今天之所以躺在里面,全都是因為我。

    殺人放火金腰帶,其實混黑的就是這個樣,既然你通過自己的暴力手段為自己謀取了利益,那你就得承擔相應的風險。怕死就別混,不怕死的,要么就真的死了,要么就早晚會出頭。趙英佐之所以能爬到今天這個地位,就是因為他的好勇斗狠和不要命。

    可我現在看著他躺在搶救室里,我寧愿希望他從來沒有走過這條路,平安的活著,平凡的過著,才是最腳踏實地的。

    我看了眼旁邊六神無主的許念白,不禁想到前幾天趙英佐跟我說的,他們雙方都已經跟對方的父母見過面了。趙英佐的父母覺得許念白人長得好看,而且會說話,許念白的父母覺得趙英佐有安全感,憨厚,都很滿意,雙方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沒想到,趙英佐現在連這一關都夠嗆能熬過來了。

    要是趙英佐真的出不來了,我該拿什么面對趙英佐的父母,面對許念白呢?

    這時,搶救室里出來了一個大夫,他徑直走到了我們的面前,我跟許念白也趕緊起身面對他,心里非常慌亂。

    生怕他走過來,就為了跟我們說一句:我們已經盡力了。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