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看到大廳里這么多人之后,汪夢涵小聲嘀咕道“怎么都來了”

    汪夢涵這話的意思,是這些人她基本都認識。就算不熟悉,起碼也是見過面的。

    戰文并不在場,估計是部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我只見過一個夏雨珊,不過我猜得到,那個坐在沙發上,雙手拄著拐杖,有些老態龍鐘的男人,應該就是那個活著的傳奇戰名揚了。

    就這一家之主的氣場,一般人也沒有。除了夏雨珊和戰名揚,屋內還有幾個年輕人。雖然沒見過,不過我猜他們應該也是戰家的直系親屬,比如戰鵬的堂兄妹什么的。

    這回,我跟汪夢涵便徹底成了外人。不管汪夢涵跟戰鵬的兄妹關系有多好,她都不姓戰,估計這會兒我倆也沒什么話語權了。

    汪夢涵領著我進入了客廳,見了戰名揚之后,她主動禮貌的跟戰名揚問候道“戰爺爺您好。”

    戰名揚這會兒正因為戰鵬的事情火大呢,所以只是看了汪夢涵一眼,然后輕輕點頭,“嗯”了一聲。我的本意是跟著汪夢涵一起打招呼的,也算是自己對老同志的尊敬。因為沒準幾十年前,他還有可能認識我的爺爺或者太爺爺呢。但是一看見他對汪夢涵這個態度,我也就懶得鳥他了。管你是誰,你不尊重別人,就別指望別人尊重你。

    還有剩下的那些青年男女們,見了汪夢涵之后,都只是相互點頭致意,并沒有說什么。估計也不熟,就是見過幾次。不過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女生看到了汪夢涵之后倒是難以抑制自己的激動心情,我看她十有八九是汪夢涵的歌迷。也就是現在情況比較緊張,否則她可能會來跟汪夢涵要簽名。

    見了我跟汪夢涵,夏雨珊急忙問道“夢夢,你們找到你哥了嗎跟他談的怎么樣了他連家都不肯回嗎”

    看來,還是當媽的心疼兒子。相比于戰鵬跟戴琳琳的關系,她更在乎兒子怎么還不回家。

    我和汪夢涵在回戰家別墅之前,就已經商量好了,先穩住夏雨珊和戰文的情緒。因為我看的出,以戰文的暴脾氣,保不齊真的會對戴琳琳下手。我們這次來,就是打算來個緩兵之計,別讓戰文真的一時惱火真的做出了什么錯誤的決定。

    結果沒想到,我跟汪夢涵現在面對的不光是這夫妻倆,而是戰家全家了。我跟汪夢涵對視一眼之后,我從汪夢涵的臉蛋上看到了她的倔強。我知道,她是打算有話直說了。

    又或者說,在面對夏雨珊這樣一位母親的時候,她也不忍心再說謊“大姨,我們見到我哥了,也跟他談了好多。我想跟你說的是,我哥這次是認真的,他是真的喜歡上戴琳琳了,而且我們了解戴琳琳,她是個很好的姑娘。你們是不是應該給他們一次機會,讓他們向你們證明一下啊”

    話音剛落,我的心跳驟然增加。因為我已經有所察覺,戰爭一觸即發,這是我天生的嗅覺。

    情況真的像我說的這么夸張嗎對,我根本一點也沒夸張。因為,現在戰家的一家之主,可就在我們對面。汪夢涵這句一點沒有壓低音量的一句話,當然也被戰名揚給聽到了。

    老一輩的人,尤其是那些集各種功勛于一身的老紅軍們,活到了現在這個年紀,經歷了太多太多。各種陣仗,連生死都歷經過無數次,他們現在最在乎的是什么老了老了,當然不希望自己晚節不保,最在乎的莫過于這張臉了。喬振天是這樣,葉笙是這樣,戰名揚當然也是一樣。

    “鐺”戰名揚輕輕抬起了手中的拐杖,然后用力的敲擊了一下地面,這一聲響便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戰名揚瞪著雙眼,身上的氣質陡然之間發生了變化,好像散發著熊熊烈火似的說道“這是我們戰家的事,什么時候,輪到你鄭家人來管了別說你,就算是你父親,都沒資格說話吧”

    他媽的

    聽了戰名揚如此裝逼的話,我瞬間就怒發沖冠了。而汪夢涵的反應呢她并沒有著急反駁什么,而是在第一時間就握住了我的大手。對,汪夢涵太了解我了,敢在我面前詆毀她,那就是等于觸怒了我。汪夢涵怕我一時沖動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先趕緊穩住我的情緒。

    我也不想事情鬧大,所以暫時沒有發火。我不是慫,而是考慮到戰家和汪家的關系,萬一我真的跟戰家起了沖突,那最后是不是得汪子健來給我擦屁股到時候只會給汪子健添很多的麻煩。

    我沒有直接暴走,但也不能讓汪夢涵就這么被人欺負了,我開口說道“先別說我女朋友有沒有資格去管你們家的事,首先,我女朋友壓根也沒想管。她想管的,是自己的表哥,那是她大姨的兒子。還有,您不光是革命老前輩,而且還一把年紀了。您竟然開口就對一個后輩說出這么無禮的話,您不覺得這是在貶低自己的身價嗎”

    我他媽管你是誰,在我面前有資格說汪夢涵的,只有汪夢涵的親爸親媽。除了他們,換了任何人,老子都不會慣著,這就是我愛她們的方式。

    在我發表了意見之后,戰名揚的腮幫子鼓了起來,我知道,這是暴怒的微表情。

    不過,還不等戰名揚說些什么,耳邊便傳來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小子,你知道這是哪兒嗎你知道你現在在跟誰說話嗎你是不是活擰了啊”

    我順著聲音看過去,一個年輕男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臉囂張二世祖的模樣。看他的年齡,以及他的長相來說,他應該是戰鵬的堂弟。

    如果他們沖著我,我反而沒有那么生氣了。可能除了汪夢涵受委屈,沒有什么能激起我的怒火吧

    現在既然不著急動手,那我就得好好動動嘴了。而論斗嘴,我根本也沒輸過幾次啊

    “你不是出來搞笑的吧你是瞎子還是傻子這種問題還用問我明顯是在跟他說話,這你都看不出來”我指著戰名揚說道。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與女上司合租的日子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