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道君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節。

    牛有道樂呵呵瞥上他一眼,內心一直奇怪一個問題,這位到底想從自己身上圖取什么,自己擺明了想動他女人,居然還能一直不離不棄,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到最后居然還不肯走。

    一杯茶喝完,令狐秋甩著大袖離去了,不一會兒招了紅拂來。

    本想交代紅拂照顧牛有道的,但是見到牛有道看紅拂時那不懷好意的眼神,改口了,決定和牛有道住一塊了,理由是反正牛有道這邊院子就剩牛有道一個人。

    牛有道也沒有拒絕,而是拿出了那十張出境文牒,拿在手上出去了。

    “你干嘛去?”令狐秋問了聲,沒得到答復,趕緊放了茶盞,快步跟了上去。

    大門口,紅袖守著,這里沒其他人了,只能是她和紅拂當中的一個來看門。

    牛有道從她身邊經過,直接出了大門,走下門外臺階,站在了巷道的中間,手中十張出境文牒揚了起來。

    就在他現身的剎那,貌似路人的,巷道中來回的人皆陸續看向了他,看向了他手中的東西,一時間所有人靜止,令狐秋主仆三人亦站在門口怔怔看著他。

    “你們想要的東西在此,誰敢來拿,無償贈送!”牛有道突然施法提氣大喝。

    兩頭靜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可有人敢要?可有人敢要……”牛有道連喊幾聲,慢慢轉身,揚著手中東西環顧四周。

    四周一片安寧,無人吭聲,也無人有所動作,只有遠處街道上的嘈雜隱隱傳來。

    就在這時,巷道入口處一陣騷動,出現了一群人,牛有道回頭看去,只見裴三娘出現了,身后跟著柴非等人。

    見到裴三娘,令狐秋半松了口氣,因為裴三娘說過,如果皇帝答應高抬貴手了,會來報信,如果不答應,則不會來,他希望不要再有意外。

    牛有道手中東西放下,交臂搭在腹部,看著裴三娘等人走來。

    裴三娘走到了他跟前站定,瞥了眼他手中物品,慢慢轉身,領著人進了宅院里。

    牛有道又揚起手中東西對左右注目的人搖擺著晃了晃,隨后交臂負手身后,拿著東西回了宅院里。

    正廳內,令狐秋吩咐紅拂趕緊斟茶倒水。

    裴三娘無視,盯著外面走入的牛有道,問:“你剛才干嘛?”

    牛有道:“左等你不來,右等你不來,人人為求自保,我身邊人紛紛離我而去,如今我身邊只剩我結拜兄弟,你說我還能干嘛?”

    “你結拜兄弟?”裴三娘偏頭看向了令狐秋,她也是現在才知道牛有道和令狐秋是結拜兄弟。

    令狐秋嘴角抽搐了一下。

    裴三娘回頭,淡然道:“牛兄弟,陛下答應了你的請求,只要你把事情辦好了,給你一條活路!”

    令狐秋聞聽欣喜,朝牛有道擠眉弄眼。

    牛有道伸手示意請坐,示意柴非等人也坐,陪著裴三娘坐下后,問道:“怎么弄到現在才來?剛才你也看到了,你要是再晚來一步,我可就當著大家的面將東西給毀了。”

    裴三娘:“有些事情需要和師門通氣,還要準備你要的東西。”摸出一只小瓷瓶,推到了牛有道跟前,“今天便會放出消息,拍賣的事定在明天上午,明天大早大丘門的人會來接你,護送你前往拍賣地。里面有十顆蠟丸,調配好的,表面上無色無味,捏碎后可用。記住,明天出發前,再把瓶里的東西抹在出境文牒上,一張只能抹一樣。”

    牛有道拿了小瓷瓶,拔開塞子,將瓷瓶里的東西倒在掌心,果然有十顆小蠟丸。

    東西裝回了瓷瓶內蓋好,點頭道:“記下了,多謝裴姐相助,大恩大德,將來必報!”

    “你好自為之吧!”裴三娘說罷起身離去,桌上的茶水碰都沒碰一下。

    牛有道起身追問了一句,“陛下可還有其他吩咐?”

    裴三娘身形在門口頓了一下,略偏頭后看,“沒有!”說罷邁步出門,就這樣領了柴非等人走了。

    令狐秋親自送了一行離去,快步返回時,見到牛有道手上拿著小瓷瓶走神的樣子,上前哈哈笑道:“老弟,絕處縫生吶!只要過了明天那一關,應該就不會有什么事了。”

    “但愿如此!”牛有道輕嘆一聲,頗多感慨……

    城外,群山環繞之外的茫茫草原上,一群圍住封恩泰等人的蒙面人飛速離去。

    他們被攔下搜查,好言奉勸過攔路者后,沒有反抗。

    蒙面人把他們搜過了一遍沒發現要的東西后,也沒有為難,就此離去。

    目送一群蒙面人飛掠消失,眾人環顧四周,沒見到再有人出現,都松了口氣,這已經是他們這一路經歷的第八回搜查。

    “好像不會再有人阻攔了。”黑牡丹打量著四周說道,心里多少還是有些膩味,一個女人被人在身上摸了好幾回。

    封恩泰道:“先離開這是非之地吧,回頭等風聲過了再回來也不遲。”

    黑牡丹:“封爺,我們怕是只能與諸位同行到此了。”

    封恩泰詫異,“你們要去哪?”

    黑牡丹:“按天玉門與道爺的約定,道爺扛下了此事,三派和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我們自然是要返回青山郡,想必天玉門不會再毀約吧?”

    封恩泰皺眉:“你們不等牛有道了?”

    黑牡丹:“這是道爺的意思。”

    封恩泰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保持了緘默。

    他本有句話想奉勸,牛有道若是出了事死在了這邊,你們回去有屁用,沒有牛有道對商朝宗的強大影響力,商朝宗會為了你們阻止天玉門將你們踢出局嗎?牛有道不在了,你們還想要酒水利益的分成?你們扔下牛有道不管,只怕商朝宗那邊第一個火冒三丈。

    然而有些話他身為天玉門弟子是不好說出口的,不好說天玉門會反悔的壞話,哪個門派不為自己門派的利益考慮,你們又沒出什么力,一年幾百萬金幣的利益憑什么白白給你們?

    “也罷,我們還要繼續奔波戰馬的事,那咱們就此分道揚鑣吧!”封恩泰淡淡一聲。

    “封爺保重,就此告辭!”黑牡丹拱手給禮。

    封恩泰抱拳,“一路順風!”

    “走!”黑牡丹翻身上馬,吆喝了一聲,領著一群人隆隆疾馳而去。

    跑出一段距離后,只剩一條胳膊的烏少歡快馬加鞭,追到了黑牡丹身邊,沉聲道:“黑牡丹,扔下牛有道不管,有些不妥。”

    黑牡丹回頭問:“怎講?”

    烏少歡:“你們,還有我們三派的利益,皆綁在了牛有道的身上!王爺和牛有道的交情之深你應該知道,連郡主都在牛有道身邊伺候,一旦牛有道出了事,讓庸平郡王知道我們扔下了牛有道不管其死活,庸平郡王必然震怒!王爺看我們不順眼,青山郡也不是缺了我們不可,天玉門想獨吞酒水的利益,種種因素之下,天玉門很容易起歹心,屆時青山郡怕是容不下我們,我們不能就這樣回去!”

    他當初率人欲滅上清宗,出師不利自斷一條胳膊,后又率人趕往冰雪閣欲殺牛有道,如今卻反過來擔憂上了牛有道的安危,可謂世事無常、人生如戲,皆是利益使然。

    黑牡丹笑道:“烏長老好見識,我們自然不能這樣回去,先往東走乃障眼法,待擺脫了可能的眼線,自會改道,另有去處。”

    烏少歡:“能不能把話先講清楚?”

    “不能!這是道爺的安排,暫且先保密!”黑牡丹一口拒絕,回頭又問公孫布:“公孫兄,你是不是該留些人手在這邊,方便道爺和我們聯系?”

    公孫布道:“道爺早有安排,五梁山還有人在京城這邊潛伏沒暴露,道爺知道人在哪,有事自會主動聯系。”

    黑牡丹目光閃爍,怪不得之前喊這位出發,這位連向道爺告辭的意思都沒有,看來道爺早就暗中和他通過氣了……

    半下午的時候,一條消息突然在京城修士圈子里傳開了:明天中午,牛有道為了擺脫困境,要在京城以北五十里外的天鏡湖的月亮島上拍賣十萬匹戰馬的出境文牒!

    坐在屋檐下的牛有道接了令狐秋遞來的紙,紙上內容說的正是這個消息。

    看過后,牛有道笑道:“二哥,你還真是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也沒見你們出去打探消息,更不見你們有什么人,外面的消息照樣能隨時掌握。”

    令狐秋干笑兩聲掩飾,“齊國京城還是認識一些人的。”

    紙遞還給他,牛有道問:“這天鏡湖什么情況,適合拍賣嗎?”

    令狐秋沉吟道:“應該還是適合的,天鏡湖方圓達百里,湖心有座島就是月亮島。有心人若是想將東西拍到手的話,消息現在就公開了,有心人完全可以派出人手提前做準備。湖的范圍如此之大,東西到手后走水路離去的話,不容易搞清從哪上的岸,又是從哪離開的,若再有些人手配合,加以假面惑敵的話,很難搞清誰帶了東西從哪走的。”

    牛有道微微點頭,“這樣的話,明天參與拍賣的人應該會有不少,山雨欲來啊!不知都會是些什么樣的人參與拍賣。”

    令狐秋:“應該都是各國一些不上不下的門派吧,真正的大派,能左右一國,想要戰馬會直接與齊國朝廷交涉,不屑于因這個搶個你死我活。來此競爭的,估計都是類似商朝宗這種一方諸侯的背景。”

    筆趣閣 www.aduqvg.tw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进球